昆刀截玉露泥痕——龚望先生篆刻艺术管窥

文章来源:天津美术网 时间:2021-07-29 20:28

 

    昆刀截玉露泥痕——龚望先生篆刻艺术管窥

    作者:张福义 天津印社副社长

 

    龚望先生创“龚隶”书体,不啻独步当代,亦足以奠定其三百年来隶书大师之地位。然而,其于隶书之外兼擅真、草,篆、甲骨等其他书体却鲜为人知。至于其篆刻艺术更是为书名所掩。实际上,龚先生以其坚实的国学基础,丰厚的印学修养,风发的性灵和精湛的技巧,奏刀之际,直取秦汉之室,不同凡响。

 

    一、印学宗风

    中国艺论主张“取法乎上”,具体到印学理论则要求“印宗秦汉”。所宗者何?龚先生谓:“余治印酷嗜两京”(“吴光宇”印边跋),“两京铜玉印皆有急就,刀锋亦中偏互用,以取神韵风采,惟识者能心领神会。深望学人多临汉碑,多读古印,慎勿流于狂怪,自为高古,庶印学宗风可以不坠焉。”(“董寿平”印边跋) 又论汉印之方圆并用:“方处不觉其方,而圆处不觉其圆。汉印虽多,得此最难学之处,可悟化板为活之法,与故作苍劲而怪诞不经者直不可同日语。此汉印之所以必以神韵为第一义也。”(《印蜕》可见,其认为以秦汉为宗不应止于技法的学习,而要取其精髓,摄其神韵。因此,其于古玺、铸印、凿印、封泥、石阙、摩崖、金文、简牍等均能兼收并蓄,取精用宏,法为我用,意追高古。

    龚先生所治之印多有“中正冲和”之气,得挺秀雅静之风。在取法汉铸印的作品中,如“阿力塔”、“汪汪千顷波”等印,遵循知白守黑的艺术法则,使线条富于轻重、虚实、疏密、粗细、方圆等多种变化,使人感受到浓郁的金石之味和书卷之气。在细白文的创作中,其早年作品呈现出纯正雅驯之秦汉印风,中年后又融入倚侧清新、顺势得气之风格,在形式上取法汉凿印,而体现出来的却是以刀代笔、刀笔合一的效果,进而体现出“写”的意味。而且,自然斑驳,极富质感的线条不仅与传世金石、器文之线条妙契,其所呈现的丰富意蕴正可与“龚隶”唯笔软则奇怪生焉的万千变化相辉映。读者可从“沽上白丁”、“敝帚自珍”“映读草堂”等印中有所发现和体会。

图1 龚望治印-阿力塔

 

龚望治印-汪汪千顷波

 

    二、学养艺事

    著名书法家余明善先生为龚先生所作《薑盦印存》作序云:”迂公学长精通内外典籍,其于史事如数家珍,驰毫作隶与两京简牍齐观。复藏汉印若干,摩挲不去手。尝曰:’世无昆吾刀,难割蓝田玉’。单刀直入,不假修饰,是已得卜契之三昧,且又精于鄦书,通假准确,绝非杜撰者所可及。即此数事,已非常人所可能比,非精于群艺,博学于文,乌足以言此……。”此语绝非溢美之辞。龚先生家学渊源,幼承庭训。其早年就读于天津國学研究社、崇化学会,从李实忱、章钰、陈翯洲诸先生游,浸润于中国传统文化,熟读经史典籍,颇多心得,打下坚实的国学基础。书法、篆刻之外,其于训诂,诗文、佛学、古乐等皆有深入研究,精博之学发而为书,呈现于印,而治印又得力于书法,厚积薄发,堪称一位学者型艺术家。

    “士先器识,而后文艺”为中国文人之优良传统。龚先生亦主张“欲高书品,先高人品”。又云:“东坡之诗随物赋形,信笔挥洒,不拘一格而波澜壮阔,且不见有矜心作意之痕,此其所长。须知东坡之所以能如此者,实其才力雄厚,人品高迈,书卷又足以驱驰也……”此语论苏诗风格形成之因,亦可视为龚先生自况。因此,其在艺术创作中形成器局博大,气息淳厚之印风,同时将古老深奥的艺术以“浅显”明了的形式赋予新的生命,并诠释着儒家之仁恕,道家之精一,禅家之定慧。其跋“千五百名贤书翰富翁”印:“千五百言其多,名贤当分解,名者未必贤,贤者不必名也,以书翰为富,其人雅可知矣。”足见其将读书做人视为头等大事。

 

    三、富藏多用

    龚先生富收藏,精鉴赏,早年曾庋藏古代各类谱印数十种。其于“吴光宇”印边跋中述及:“余早岁酷嗜秦汉印,摩挲把玩,寝馈其中,手握一印,即可终日,寒暑饥渴不之恤也。”其痴迷程度可见一斑。龚先生不为藏而藏,而意在藏以致用,对藏品加以深入研究,从中汲取营养。曾将所藏若干铜玉印钤拓成册,每印之下皆有评论文字,名曰《印话》,其在弁言中对藏而不用之现象提出批评:“…海内不鲜藏印大族,然求一能功归实用有裨于学子者,则未之前闻。以是藏印者虽富累千万,而治印者则有终身未睹旧印为何物,而未署仿秦摹汉者……"。其对藏印逐个临摹、勾勒,加以分析、消化,从而拓展了视域,开阔了胸襟,为日后创作奠定了坚实基础。此外,龚先生还富藏青铜、造像、砖瓦、碑帖,从中取益亦多。

    龚先生在宗法秦汉的同时,并没有偏废对明清各流派之借鉴。明清之际是篆刻艺术继秦汉之后又一高峰,人才辈出,流派纷呈。龚先生能取善舍,学用结合,熔铸百家而自成一家。如“屏庐”一印,笔画蕴藏着挺秀、灵动,在结体上方圆互异,得黔山派鼻祖黄士陵胎息,如“有所不为”“九超”二朱文印取吴让之、赵之谦二家之法,无不精善:如“大悲侍者”一印特用“十”字界格,字与边栏巧妙相连,线条充盈于空间,意态着力于无字处,深得缶翁雄强古拙之趣。明清各派之外,近代李叔同于龚先生也有重要影响。此外,龚先生所治“瓜蒂”印更是耐人寻味,不失金石之气,亦有极高审美价值。

 

龚望治印-沙曲散人

 

龚望治印-栖心净土

 

龚望小像。

龚望小像。 (著名画家张佩钢 作)

 

    龚望(1914—2001),字作家,一字迂公,号薑盦,号沙曲散人、薑盦。斋室名曰“四宁草堂”。龚望先生通经史、精六艺、研佛学、善古乐。他家学渊源,幼承庭训,早年就读于天津国学研究社和崇化学会。龚望先生毕生倾心书法,以书法弘扬国学国粹,以书法结缘佛门善果,以书法抒写情意,以书法游目骋怀,以书法排遣郁闷,以书法自省自律,以书法感化后生,以书法俯仰一生。其高雅的国学内容、掷地作金石声般的韵律、深邃的佛学内涵与优美的书法格调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龚望先生作为当今书法大师,尤以隶书享名,其“龚隶”有“当代隶书第一”之誉,蜚声国内书坛,在当代书坛产生了深远影响。隶书结体从来崇尚平直方正,唯以蚕头燕尾矫其板滞。但蚕头燕尾之变化,仅在一头一尾。为防其滥,更有燕不双飞之戒,为此历代书家纷呈奇技。龚望先生以隶书饮誉海内,独树一帜、不让前贤,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龚望先生一生从事教育事业。崇敬乡贤,重视乡邦文献的收藏和文脉的传承。“躬行实践仰儒释;驰豪申素汉晋风”是龚望人生的写照。生前为天津文史研究馆名誉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天津分会第一届副主席、天津海河印社顾问,近代天津十大书法家之一。

 

 

53K
责任编辑:柏克
  • 写意塑造——李军教授学术研究展 写意塑造——李军教授学术研究展
  • 全面小康——天津画院主题美展 全面小康——天津画院主题美展
  • 神来之笔——张亚光、张佩钢人物画册 神来之笔——张亚光、张佩钢人物画册
  • 王惠民走进航天城开展国画公益辅导 王惠民走进航天城开展国画公益辅导
  • 工笔新经典—陈治、武欣的如歌岁月 工笔新经典—陈治、武欣的如歌岁月
  • 辛丑大吉——墨醉画馆书画作品 辛丑大吉——墨醉画馆书画作品
  • 大家评“说”——“毅峰说”两周年庆 大家评“说”——“毅峰说”两周年庆
  • 赵光沽上书迹寻踪 赵光沽上书迹寻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