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均的艺术哲思与新东方古典主义绘画实践

文章来源:天津美术网 时间:2021-10-06 09:54

 

赵均

 

    赵均的艺术哲思与新东方古典主义绘画实践

    文/杨岚

 

    南开大学文学院东方艺术系主任赵均教授是一位有深沉哲学思考和强烈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他的思维锐敏、眼界开阔、观点犀利每每令哲学专业出身的我暗自感叹。而这些真诚思考和文化批判意识又渗透到他的艺术实践和艺术教育理念中,使他的画作有深度有张力。

    他任主任二十年的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也人才辈出,学生画技高超外,社会责任感和回馈社会服务大众的意识和能力格外突出。在纯艺术举步维艰的市场经济情境中,经常看到东艺系毕业学生的习艺所、文化传承馆、无偿捐课、绘画技法公众号等等蓬蓬勃勃生长。一有画展或艺术沙龙,师生朋友一呼百应,彼此协助,共同进步,始终延续着在学期间形成的师生学习共同体。

    每年只招十个本科生的南开大学东艺系,师生比对等,可谓精英教育,成才率还是蛮高的,目前,南开艺术校友会会长赵均的麾下,师友和学生的比例渐渐持平。

 

赵均作品

 

    赵均1985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因毕业画展作品《晚霞中的唢呐》被范曾慧眼识才,选来一起筹备东方艺术系的建设,又随范曾学习绘画,后被委以东方艺术系主任,可谓范曾入室弟子,出仕代表。范曾"画出来"的东方艺术大楼寄托着一个试图建构东方美学精神的艺术蓝图,并开始着手建构一个包括东方绘画、书法、诗歌、舞蹈、音乐、工艺、影视等艺术门类的东方艺术园地。但世事多变风云激荡中,这个东方艺术梦渐渐浓缩到了绘画系年招十人的小格局中,其余艺术门类元素则散落在文学院的艺术设计系、文化素质部、传播学系等部门继续孕育。

    赵均的建构东方艺术系的使命意识始终未曾放弃,他多向突破多方联系,与文学院艺术学科建设的整体战略配合,建设国画创新教学体系,建设与现代艺术现场打通的艺术沙龙系列讲座,在东艺楼举办画展吸引艺界关注,广邀名家进入南开课堂拓展学生视野,参与公选课教学传播美育理念,率团队到日本到美国举办画展传播东方美学观念。同时与学界政界企业界联手,建科学与艺术联盟,建立杨柳青年画传承基地,成立艺术校友会,聚拢人气,广开门路,吸纳人才,奠定基础,他的不懈努力伴随退休年龄临近而越来越加快节奏。

    赵均是个性情中人,虽然要做事就得会做人,他也在努力"协和万邦",聚拢一批一批个性鲜明的艺界人士,而他本身就是个感觉锐敏思维透彻的艺术家,眼里揉不得沙子,胸中容不下谬见,不仅嫉恶如仇甚至嫉俗如仇,违心的话他说起来会打磕巴,伪善的人他看不得那些变幻的表情,甚至会恶心。艺术界追风成习,演技派甚众,各种舞台装又夸张行事大话连篇假模假式的人物,他能周旋其中却融不得其内。他性情温和儒雅,待人礼貌周到,善于联络化解斡旋谋略,只是过于清醒理性不能如痴如醉深入角色,装傻不够本色,装精不够乖巧,一场大戏过于魔幻他不由得会出戏笑场。

    而这样的忠实于自己的特质在艺术创作中是个优质硬核,他的人物画中的文人雅士多半是如此耿介洒脱之性情,他可以顺畅代入,轻松表现,自然天成。他的古人系列题材往往是以诗人名士为核心,仙风道骨,风流俊逸,自然天成。他的当代作品更显出其性格的张力和思想的力量。

 

赵均作品

 

    一、在人物方面的精研与突破

    赵均好学深思,绘画以人物画见长,尤其是古代文人系列,其书卷气和风雅淡在同龄画家中十分突出。

    中国古典绘画中,山水花鸟成就突出,人物画略显简约。

    中国山水画的散点透视和时空合一已达与宇宙观相通的境界,抽象山水也直接进入现代性和后现代场景,今人少有超越。花鸟画也充分体现了农耕民族对植物和动物鱼虫的细致观察和柔情互动,色彩构图曲尽其致,现代画家只能小有补充。在工商文明信息文明替代农业文明之后,天人合一的思维模式打破,天人对立的生活实景已改变了现代人的审美聚焦点,自然成为资源库,感性诗意光辉消失,山水花鸟的自然形态渐渐淡出习惯生活在人工环境中的当代人的审美视野,坐在空调房看着照片画山水花鸟画的现代画家想要超越古人已非常困难。而在中国人物画领域,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由于农耕文明早熟,人的主体性早早挺立,垂衣裳而天下治,人体遮蔽文明礼成。加之中国本土宗教意识淡漠,塑造男神女神的理想人体形象的艺术冲动不足,而且神话趋于淡化自然伟力突出人类贡献,艺术反映人类自身,真实存在的人的形象的写实基础约束了艺术想象力和理想化的超越。宗教的观念殿堂未立,偶像的理想模型不明,而巫风盛行,人体形象会成为施咒布法对象,不能随意刻画。生人殉葬之蛮俗被泥偶图画替代后,人体雕塑和绘画带上冥界阴气,被阳世大众所避讳,因此极大地束缚了造型艺术的发展。中国人物画一般以道佛人物为主,另外就是皇家帝王和贵族写真,一般多是过世人物,多半用于庙宇墓道或祭祀祠堂,活人画像和雕刻公开展示极少见。

    与希腊艺术以人体为主要描述对象的艺术风尚不同,中国造型艺术钟情山水花鸟,人物只是点缀,连仕女画也是美成千篇一律的符号图案,有的不过草草勾画,面部表现还不如衣纹细致。身体的描述更是讳莫如深,只在春宫画和鬼怪图中有些不入流的夸张。神仙图罗汉图佛像菩萨像是中国人物造型艺术的一大部分,超凡脱俗不入俗眼似乎就是标准,庄严替代美,越名教任自然,宁丑怪勿甜熟,所以在人物造像中觅得美和爱和个性特征,不亚于离经叛道。人物造像始终徘徊在画鬼魅神仙易画人难的游离现实的地带,又没有宗教虔诚推动其趋于理想,也没有科学实证精神推动其直面现实。

 

赵均作品

 

    在人物画评价上,一方面,苏轼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影响尚存,写意追求始终是文人画和自认为是文化人、学院派的画家们的无形标杆,另一方面西方油画训练模式进入中国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加上摄影艺术的冲击,又使写实风格和造型能力成为判定艺术语言成熟的首要标志,现代中国国画创作与教学在中西美术传统与现实的交错融汇中不断拉锯,或走向潜心复古,或走向实验水墨,或走向吸纳油画元素,或重在保存东方神韵。例如吴冠中的点彩水墨兼具油画色彩、中国诗意、抽象水墨的意味,美轮美奂,算是趟出来一条路,但重心在山水花鸟画的创新突破。人物画方面,写实油画的学习成就在技巧上已可和西方媲美,但国画人物画方面的创新多在题材变化,如现实人物和底层百姓入画,革命题材和生产建设场景入画,在传统题材的现代表现上,则进展有限。

    范曾是在传统题材人物画方面既能表现文人趣味又能体现写实造型功力,同时有简约唯美风范的,因而在国内外颇得好评,在艺术收藏艺术拍卖市场也备受青睐。赵均与范曾交往甚密,研习濡染,深受影响,画法画风颇得其意,而两人作品放一起看,又让人颇能体会到艺术家个人气质个性在其作品风格上的深刻印痕,可谓画由心生。有朋友认为范曾性情中刚性突出,绘画笔力劲健精准,风格俊逸无二。而赵均的性情则偏于虚静散淡,线条松弛流畅,风格趋于飘逸。我以为此评确当。范曾的画是大写意,如他的《老子出关》如椽大笔,骨法清奇,老子高古童子天真,线条如风掠雪,了无痕迹,绝尘世外。赵均的画则是兼工带写,他的《老子演义》构图平淡,布色素朴,老子淡然童子稚嫩,线条悠然意远,闲云野鹤,清丽祥和。

    其实人物画家笔下的人物形象均是自己理解到的人物精神层面的展示,也是自己的一种精神自画像,某种意义上也是在人物与自我精神交流中的一种自我认知自我突破自我塑造自我释放和自我放飞,擅长的题材和风格往往是与自我同向,是自我精神流溢,最能天然成就酣畅淋漓了无斧凿之痕。人物画多有自画像的痕迹,正如范曾笔下的庄子钟馗李白均带有自我镜像,赵均笔下的文人形象淡眉细眼瘦削洒落颇有自己的影子,画中女性角色则丰唇秀目恬淡娇憨则有点他钟爱的女儿的神情样态。范曾的刚劲与赵均的柔静形成对照,一个是突出了与天地往来的自我,一个却发散于天地云水之间,从文化美学的视角观察,倒是个有趣的案例。

 

赵均作品

 

    二、在人物画中构筑文人雅集的精神桃花源

    赵均出身书香门第,外祖父曾在日本大学讲授中文,父亲从事宣传工作,他从小对音乐美术颇有兴趣,痴迷听磁带翻画报,对美的感受细腻丰盈,艺术技法娴熟,表现力强。他的学者生涯云淡风轻,家庭和谐平顺,画中有静气,结构平稳,用色淡雅,捕捉人物神态往往抓住人物内心波澜壮阔之后的尘埃落定,静美雅和,他的《竹林七贤》、《曲水流觞》群像图把文人雅集的题材推到了一个新高度,传统文人趣味与现代学院派古典画风融为一体,审美价值突出。

    赵均对中国当代艺坛的犬儒主义倾向深恶痛绝,他选择了回归理想中的文人精神家园,大量画作以此为题材,构筑了一个清净雅致的精神桃花源。

    他用画笔梳理了中国文人雅士的精神天地,描绘那些众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浊我独清的痛楚孤独的心灵,其中有报国无门的屈原,曲水流觞的竹林七贤,酩酊大醉的李白,而对这些怀才不遇不安分的灵魂,他均给与同情的理解,适当的抚慰,或者是解语花的陪伴,或者是自然山水的温情环绕,或者是杯中物的麻醉止痛。画里画外是作者和描述对象的对话,是理想与现实的对峙,是无法抑制的激情和自我排解的调和,温文尔雅的赵均的性情里其实始终有一团野火有一种韧性的刚硬,他追求的那种静气,那种安宁,那种明净,那种优雅,是暴风骤雨后的放晴,是激烈动荡后的尘埃落定。这使他的古典风绘画有着现代性的生命力和现实性的体温和脉搏,既有古意,又不是简单的慕古拓古。

    他在表现儒雅风流、率性飘逸、天真祥和的人物时得心应手,如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沧浪濯足的渔父,他一反传统人物画中面部表情概念化的倾向,以出色的造型能力给每个文化偶像一个个性化的面孔,人物形象都是看得出读过传记的贴切生动。痩癯忧郁的屈原,豪放纵情的李白,鹅池水竭的书圣,不仕不器的竹林七贤,无论是地域特征影响的面容,还是儒释道思想影响的气质,还是家庭和个人际遇的印记,都是各有根源,不相雷同。而文弱书生的淡眉细目,浅颦微躇,崖畔拂柳玉树临风之姿态,又有几分自我镜像,也许画人物画的都会以自己为主要模特,通过挖掘自己性情的不同方面去理解人物。通过自我期许塑造理想人物。因此,画家与表现对象之间的精神交流深度就格外重要,气场相合,性情相投、思想认同、情境相似、认知深入,都会使人物画透出独特独到的风味,赵均的文人雅士画体现出的名士风流和雅致韵味相当突出。他在广泛阅读中对这一题材的开发也渐成系列。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赵均的人物画吸收了山水画的构图和花鸟画的色彩,人物群像布局合理巧妙,错落有致,颇有类似平远深远阔远高远的意趣,可圈可点。用色类似青绿山水,浅蓝淡绿为基调,穿插娇黄轻红,雅静明丽,很有观赏价值。

    赵均似乎不太擅长画那些剑拔弩张、汪洋恣肆、强悍跋扈的人物,比如捉鬼降妖的钟馗,在他笔下有点佯怒少威,不过倒让人想起传说中这本是个因貌丑而被皇帝弃用,一头撞死阶下的终南进士(一说是唐高祖时应武举未录),豹头环眼铁面虬鬓也掩不住腹有诗书气自华,并不因捉鬼降妖生涯完全遮蔽人文情怀,这也许是赵均对这个落魄愤懑的灵魂的包含同情的理解,这一独特体验,和唐玄宗梦见此人所感受的唯恐被怀才不遇者怨恨的心曲相通,这样看来,他的另类的有文化味的钟馗倒是这一题材别开生面的深度挖掘之作。

    而他的基督像一反受难图的牺牲意味,有一种惊涛骇浪中定风波的气度。中国画的笔墨没有油画的凝滞,而自带一种水墨的潇洒,给基督的形象带来一种新感觉。他从中国人的视角理解基督精神和信仰的力量,有一种西式笃定,也有一种东方变通,把这个以苦难和牺牲来祈祷原谅与救赎的上帝之子,拉回人间的风雨飘摇中,掌控命运的跌宕,甚至带了丝丝洪秀全式的基督文化误读。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赵均的入世精神和社会激情始终主导着他的艺术思考,信仰是一种自我精神的支撑力量,而不是佛教式的消散。他的佛教题材绘画突出的是救苦救难的观音,有着现实干预的热情和慈悲恬静的温和清净。

    八仙图是传统民间题材,年画中常见,而赵均的八仙图能化俗为雅,刻画传神。神仙本是人来做,人间不如意,往往成为修仙动力,八仙汉钟离、张果老、韩湘子、铁拐李、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及曹国舅,个个有故事,人人有心思。赵均画中强调的不是形貌上仙风道骨和神功上传奇志怪,而是一一刻画这些执着于精神追求的修炼者,体会他们于爱于善中求道的精神之旅。聚仙会与文人雅集异曲同工,他笔下的八仙表现重点不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是民间知识分子和人格独立的自觉生存者的求知向善问道,或者艺人技工的由技而道的研习求索。聚仙会不是比拼技能,而是师友同道的各自精神境界的展示和无界交流,是精神超越之旅在各阶层各年龄段各职业领域的人物身体容貌气质上留下的深刻印痕。他的八仙图亦是突出民间文人气质的。

    曾经在技校工厂短暂驻留并交游颇广的赵均教授比一般的从未离开大学的象牙塔内学院派更能体会社会的真实运行规则和各阶层人士的真实心态,这给他的人物画带来一人一面的个性深度,也使他在表现文人艺人主题之外的题材时亦有亮点,如宗教知识分子群像《罗汉图》,可谓糙人壮士的精神驯化与提升之旅,那些决绝斩断世俗情缘、压抑欲望需求,追求精神真谛,觉悟境界的人们,内心都经历过波澜壮阔,身体与精神的冲突,人性与神性的交战,在他们的身形容貌和眼神中都会留有印痕,多数罗汉造像往往突出外形的怪异奇诡,折射其精神的挣扎和平复,赵均尝试探向这些强悍灵魂的内心,有所突破。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三、笔舞立画——乐舞诗画的融合贯通

    赵均的艺术素养比较全面,诗情画意,书画同源,贯通一体,运用自如。对音乐欣赏尤有心得,他的绘画中古琴箫笛是常见意象,文人雅集,精神融汇,往往以音乐为介质,音乐的旋律节奏韵味也渗透于绘画构图和色彩中,灵动流畅,扣人心弦。

     赵均自己的精神探索和寻求精神同频交流与高段知音的需求在雅集聚仙类题材中表露无疑,同时也体现在他的《知音图》中。三两知己相聚,沉迷琴棋书画,吟诗赏乐嗅花观鱼,天地精神弥漫,不必言语,自然心领神会。知音图,既是寻求精神回应,也是知晓乐理乐韵,是他喜欢的重要题材。

    那个上班途中骑着自行车会不知不觉停下看阳光穿过满树密叶聆听天籁的少年,那个到黄土高坡一住数月寻求摇滚灵魂的青年,那个在日常教学之余奋笔直书抨击当代艺术界犬儒主义流弊的学者,也会在精神沙漠中渴求海市蜃楼带来的刹那惊喜,渴求真正的高山流水觅知音式的理解和交流,他任东方艺术系主任后多年持续举办艺术沙龙、到日本东京和美国等地区举办画展,以及任南开大学艺术校友会会长之职后多次举办艺术会展,开办艺术学院,均是在广伸触角,寻求同道。

    《众芳所在》日本之行反响强烈,同根同源的文化理解和知根知底的审美同好,使他确立了弘扬东方新古典主义的艺术理想,想要以清雅秀美超越陈腐庸俗,以文人雅趣引领精神清流。后来在韩国、欧洲等地办展,传播东方古典艺术雅风。而在美国办展遭遇的冷清,也使他意识到东方古典艺术与现代资本之间的隔膜,及当代中国艺术走向被逐利本能驾驭的困境。

    他青年时期的现代艺术突破的尝试和中年时期对古典艺术的回归,以及近年来致力于打通古今,确立健康清新的东方新古典主义与清正雅和的中国现代性,融汇中西古典精神,让中国画体现普世价值,获得世界性意义,这一系列思考和努力,既让他兴奋也让他迷茫,对陈腐传统的不满,对粗陋虚伪的艺术现状的不屑,对艺术创作的探新,对艺术教育的反思,让他焦虑彷徨。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在南开大学成立85年校庆时,他策划编写《南开之舞》南开史诗的演出节目,在形式上试图融合音舞诗画,形成融艺术和新媒体结合的时代艺术新趋势,是早期跨界艺术的尝试。百年南开校庆活动的主题创作《南开精神》中,他试图用孔子儒教的伦理与基督教的救赎文化结合,以美育促进人性发育,以改造艺术来改造社会,以改变艺术教育方式来塑造国民精神新风貌。于是有了他的让孔子、基督、张伯苓同台的绘画,表达他对美育的思考与实践尝试。

    他热衷于现当代艺术创作和思考,他撰文深入批判,理性梳理,颇具前瞻之见,曾略显锋芒。当代作品虽发表的不多,但立意深刻,语言有力曾被重金收藏,但庄严审慎的态度使其远离时髦,长期据守一隅。他也曾出任当代独立艺术论坛副理事长,试图施展抱负,然世界潮流激荡,观念坍缩,当代艺术已成废墟,只好转移视线休养生息。他虽喜怒随性,却有信念持守,期待他有机会拿出当代艺术作品以了心愿。

 

赵均作品

 

    正因为他对理想世界如此痴迷执着,他对不完满的现实就格外压抑不了厌倦和失望,甚至觉得平庸也是丑陋,怯懦也是罪恶。他对于正义和光明如此真诚和热烈地推崇,当价值观颠覆,真理蒙尘,灯塔熄灭,道德沦丧之际,他会格外痛楚,他的以艺术改造社会的梦想也会格外明晰起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画家无力推进他的理想境界,他会借助画笔、借助信仰的力量来强化他的理想理念,并在艺术作品中外化和物化他的思想情感。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赵均在美术语言学方面的探索也卓有成效,他建立综合材料艺术专业研究方向,尝试打通各艺术类型屏障,让学生建立现代艺术思维,实现艺术语言自由,在教学与创作上取得一定成果,丰富并更新了东方艺术系教学大纲的内容。他在传统笔墨中也有意识地把舞蹈与绘画结合,以深厚的造型基本功和文化蕴涵为基础,即兴神驰,一气呵成,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看他站在画壁宣纸前,悬肘挥笔若舞,吮墨游心,与观者边聊边画,在探讨所画人物的生存境遇和内心体验的过程中,经营位置,调理色彩,飞笔点墨,意气风发,不一会儿,一张白纸上,渐渐人物栩栩如生了,进而花草摇动,山水成型,恍如目击创化造物的过程!遥想张旭散发醉书、李白斗酒诗百篇的场景,观看者无不内心赞叹。这种悬肘运腕,放笔直取,即做到精准造型,又流动无碍,难度很大,与伏案平面创作不同,身体空间舞动,线条空中运行,力道陡变,短时间完成,极度考验笔墨功力和构思造型能力,观其画不经意间自有内在节奏韵律舒展自如,能达此赏心悦目级别的古今鲜有。

    这种踏歌行吟,笔飞墨舞的状态,差不多是一种唯美的行为艺术,既有理念和设计,关涉生存,也有过程审美,重要的还有结果——绘画作品,这是一个持续创造的鲜活过程,观者像看乐舞表演一样欣赏作画过程,领悟艺术魅力,体会创造的快感,对艺术语言和艺术符号的理解瞬间深化,这在艺术教育和艺术欣赏中是极有效的传递经验模式,艺术工作坊的普及也是一种把艺术行为和行为艺术植入日常生活的路径。

 

赵均作品

 

赵均作品

 

    文学可揭露伤痕和丑恶,以震撼心灵启发思考,但视听艺术在表达思想观念的同时也要能赏心悦目,否则会引人厌弃。现当代艺术的审丑倾向和荒诞意识使其一步步陷入晦涩费解,艺术作品的批量生产,实用艺术和公共艺术的强制性审美,都让造型艺术的新突破有强大的攻击力,资本的引领促使一批批实验艺术在炒作中喧嚣尘上,但经过了85美术思潮的冲击且有过深刻反思的赵均教授,在当下的艺术乱象中却保持了少有的冷静,他看到现当代艺术泥沙俱下,并不悲观,他始终认为,作为艺术最高原则,要有神圣的信念,美的灵魂是永远不竭的艺术创作的源泉,也是不可逾越不可无视的精神准则。

    艺术的崇真向善求美的品格在任何时代都是一道带来希望的风景。

 

杨岚

 

    作者:杨岚,中华美学学会会员,天津市艺术学会理事,天津市美学学会理事,国际美学协会会员,中国未来研究会会员,中国青年生态批评学会常务理事,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化素质教学部主任、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黄金时刻——赵均新东方古典主义艺术展在天百中心举行

黄金时刻——赵均新东方古典主义艺术展
民生审美南开艺术馆揭幕 赵均教授受聘馆长

黄金时刻——赵均新东方古典主义艺术展
“迎百年校庆”南开艺术校友会成立 范曾先生任名誉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

黄金时刻——赵均新东方古典主义艺术展
品读赵均的人物画-贵能“传其真”

 

河西区政协副主席卜艳丰走访梅江书画院调研文化惠民工作

 

 

 

53K
责任编辑:正轩
  • 霍然泼彩画展:意象泼彩 随心运化 霍然泼彩画展:意象泼彩 随心运化
  • 新津门绘画受到学术界广泛关注 新津门绘画受到学术界广泛关注
  • 津门百佳-天津中国画、油画双年展 津门百佳-天津中国画、油画双年展
  • 流光异彩—帅起水彩画作品展 流光异彩—帅起水彩画作品展
  • 李澜宫廷画派个展暨V&A艺术 李澜宫廷画派个展暨V&A艺术
  • 瓷语话党史 做红色传人 瓷语话党史 做红色传人
  • 艺术人生 八十华诞-曲学真、刘乃驹寿庆 艺术人生 八十华诞-曲学真、刘乃驹寿庆
  • 群艺馆庆“八一”油画沙龙优秀作品展 群艺馆庆“八一”油画沙龙优秀作品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