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图:王正升书画作品欣赏

文章来源:天津美术网 时间:2013-05-24 22:09

王正升作品:写意古松横幅 五老松
王正升作品:写意古松横幅 五老松

    在每一个男人的心底,其实都有一个与身外这个世界迥然不同的心灵王国,那里没有世俗的争斗,没有江湖的纷扰,没有压在男人肩上沉重又庄严的责任和义务。那里是一片青青的草地,有童年的梦想,少年的情怀,还有一生热爱却难得有机会静下心来好好把玩一番的小小爱好。在王正升的心灵王国里,书法与绘画便是集结了他全部的童年梦想和少年情怀的爱好。在他六十多载的人生中,无论身外这个世界多么精彩或者多么无奈,他心灵的那个世界始终都留存一抹丹青。交谈时,我笑言书画是他的“第三者”,无论家庭多么幸福,都无法阻止他的心灵“出轨”,时时与书画“幽会”,这样,当他走过大半人生之后,竟然随手一翻捡,就有大批的作品涌上案头,终于成就了他的这部书画集《丹青留痕》。

  王正升的主业与书画无关,他有另外的社会角色,整日里忙忙碌碌,琐琐碎碎。他擅长书画这事虽不能当专业来做,却也魂牵梦萦地跟了他几乎一辈子。他从儿时起就对笔墨纸砚、梅兰菊竹情有独钟,并且喜欢读古诗古文,又幸得有机会结识业内之大家,丹青便成了他生命中最初的留痕。即使在上山下乡的艰苦岁月中,他也没有熄灭过心中对书画喜爱那团炽热的火。此后虽然一生无缘专攻此业,但心中的那个角落却永远点亮着一盏小灯,照耀着他心灵的旅程。每每在节假日或夜深人静时分,他铺开宣纸,陷入沉思,然后伏案挥毫,将思绪付与纸墨,一幅幅画作——写意古松、写意梅竹、写意山水、写意花卉便栩栩如生地跃然纸上。这时心中一片宁静,窗外的滚滚红尘渐渐远去,他像一个在高山流水间寻觅知音的歌者,蘸着生命的墨汁作画,把笔下的山水当成自己的知音,那么平静而岑寂,不仅没有媚俗之心,更无张扬之迹。无论他的作品获得过多少人的赞美和好评,他也从来没有把它们与金钱或者任何物质利益扯上关系,只是作为一种自我的爱好,愉悦身心。他说,现在一些人随便冠以所谓“名家”、“大师”这些称号,都是害人的。真正大师的作品应该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如果都用平尺计量,搞艺术的人就会沾上浓重的江湖气,这是挺悲哀的一件事。

  打开他的这本书画集,一时间还真有点穿越的感觉,因为他笔下的山水写意相当“古旧”,仿佛是从哪位收藏家那里淘换出来的旧作。比如《溪畔山居图》、《轻烟出岫图》、《寒江独泛》等,笔触细腻,画风古朴。还有他画的梅、兰、菊、竹等花卉和鱼虫,都无不体现了一种文人雅士的古典风范。在中国,绘画本身是重灵性、重直感、重诗境的,而作画的放笔直取、淋漓尽致,又无不借助于中国书法的辉煌成就。在王正升研习书画艺术近五十年的岁月中,有画必有诗,有诗必有书法。诗书画一体,从未分家。他有一幅名为《知足常乐图》的画作,与其说是绘画,不如说是书法,因为在这张长80厘米的条形宣纸上,光孟子“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古训就写了一百三十余字,占据了一多半画面,而画呢?竟然是一根与条幅同长的“丝”,和被那“丝”吊于画纸底端的一只小小的蜘蛛。猛一看,不得其意,仔细一读孟子长文,便悄然悟出画中蜘蛛与“知足常乐”之寓意,不禁叹其思维之巧妙。原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那是一个岁尾年末,人们正在忙碌准备过年的夜晚,王正升一时灵感冲动,信手操笔,在这张窄窄的纸条上先画了这只小蜘蛛,吐出长长的“丝”,再以流畅豪放的蝇头行楷洋洋洒洒地书写出了“孟子曰”之古训,潇洒浪漫,立意深远。

  字如其人,画亦如其人。“王正升在多年翰墨养心中,始终追寻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他不仅在笔墨上下功夫,特别重心性的修养。体现在作品中,画是清静的,画外是不争的;字里是淡定的,字外是平实的。他的清静来自无所求,他的淡定来自平和之心。”这是如今已八十高龄的著名作家、收藏家张金明对他的评价。也正如他自己在一幅《写意山水斗方》中自题的“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这便是王正升,他出画集不为名利,只为留痕。 (作者:张星)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 35 页
53K
责任编辑:聑枘
  • 妙合神形——刘万鸣谈明清肖像画 妙合神形——刘万鸣谈明清肖像画
  • 视道如花——贾广健花鸟画作品展 视道如花——贾广健花鸟画作品展
  • 笔随情动——王明亮未发表过的作品 笔随情动——王明亮未发表过的作品
  • 郝玉明的花鸟画:笔精墨妙自然生发 郝玉明的花鸟画:笔精墨妙自然生发
  • 天津画家刘士忠山水画作品欣赏 天津画家刘士忠山水画作品欣赏
  • 高文军庚子新作团扇作品清赏 高文军庚子新作团扇作品清赏
  • 田同芬笔下的五大道小洋楼 田同芬笔下的五大道小洋楼
  • 国画家高原春青绿山水画欣赏 国画家高原春青绿山水画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