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2018北京博物馆通票》今日首发 减免总价超3000清代“庞贝城”下邳古城浮出水面书画鉴定:“鉴真”与“鉴伪”收藏古书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礼敬王承东—密网中破茧而出 冷到幻想与忧伤2017中国收藏盛典候选机构:元盛隆博资深油画门外汉也爱梵高向京21年作品大型回顾展亮相上海龙美术馆东京艺术新地标:波点女王专属博物馆张丽:让美术馆成为美育大学校为市场“批量生产” 谁在为高级行画买单博物馆文创 能否用厚重历史焕发新商机“杜甫很忙”:一个四川人照着自己画了杜甫像第九届上海美术大展暨第五届白玉兰美术奖各奖揭晓“景-观”当代艺术展在广州觀空间举行印巴尖措唐卡展亮相北京民族文化宫名人手稿交易背后:物权和著作权分离引纠纷十一世班禅朋友圈声明 市面出售其字画纯属假冒东湖公共艺术园艺术品 揭神秘盖头最贵纪念币现身 1元面值钱币值一辆车传承“李氏山水”攀新高峰 赵树松山水画艺术研讨会在天津举行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天津美院“泥塑”培训班结业天津著名人物画家姜志峰携苗乡写生新作11月25日亮相亳州对话魏碑—王树秋书法艺术展在西洋美术馆开幕 孙伯翔勉励爱徒不断进取积卅年之功攻取《霍扬碑》 王树秋书法艺术研讨会在天津举行乌拉圭当代艺术展在天津美院美术馆开幕永攀新“高峰” 《纪振民·姬俊尧艺术高原行》新书发布造化一一李旭飞的山水之境画展在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对话魏碑:王树秋开启一个魏碑新时代“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天津画院美术作品展”作品欣赏“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天津画院美术作品展”作品欣赏天津美协水彩画专委会第十一届年展开幕 搭建更广阔的艺术交流平台张建会书法艺术及传统文化分享会在竹间书院举行“江山多娇——赵树松山水画展”在天津市文史馆开展象外追维-谢增杰大写意花鸟画展在荣宝斋天津分店开幕
首页 >> 拍卖 >> 正文

过云楼藏画亮相南京:7月20日举槌拍卖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3-07-11 11:37

《过云楼藏画》封面
《过云楼藏画》封面

吴昌硕秋色映朝霞

吴昌硕秋色映朝霞

元代樵隐画虎轴

元代樵隐画虎轴

    天津美术网讯 创下中国古籍善本公开竞价世界纪录的“过云楼藏书”拍卖,曾轰动一时,让历史上有着“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美誉的过云楼再度名扬四海。如今,一批多达50件的“过云楼藏画”亮相南京。记者在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凤凰拍卖公司看到,这批“过云楼藏画”中,有被张大千誉为“当代鉴画第一”的顾麟士著录于《过云楼续书画记》的樵隐《猛虎图》,有清末民初盛名于世的“怡园画社”成员吴大澂、顾鹤逸、吴昌硕、顾若波、陆恢、金心兰、倪田、吴谷祥、任预、费念慈等人作品面世,还有过云楼三代主人顾文彬、顾承、顾鹤逸祖孙三人的字画真迹。业内人士认为,这批“过云楼藏画”的价值远超出其字画作品本身,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是研究江南文化及“怡园画社”史的珍贵实物资料。记者采访整理了“过云楼藏画”有关的史实,以飨读者。

  过云楼收藏甲江南

  历史上的过云楼及苏州顾氏一族,显赫于江南。时称“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是因为“楼内所藏唐宋元明真迹无与伦比”。

  清道光年间的江南地区,收藏风气并未因“外患内乱”而沉寂。顾文彬、顾承、顾麟士祖孙以文人的地位从事收藏,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顾文彬晚年在其子顾承协助下,把廆藏书画精选后每一始末,辨识真伪,不常见之画家,多附以名氏爵里考证,编撰成体例严谨的书画著录《过云楼书画记》,顾麟士沿袭其祖,著《过云楼续书画记》。这两本画目为顾氏收藏从实物转为文本的记录。

  翻开《过云楼书画记·续记》不仅可见顾氏三代筛选的藏品之精,而所著录书画绝非顾氏收藏全目,仅是一部分菁华。顾承在《过云楼初笔·再笔》手稿中共收录由宋清初书画计有199幅,而后著录于《过云楼书画记》中仅有35幅,从遴选概率推断,所经手书画应在千幅之多。顾麟士一代,“综计过云楼所藏书画,约有二三千件”。

  “溯道光戊子,迄今丁卯,百年于兹。唐宋元明真迹入吾过云楼者,如千里马之集于燕市”。顾麟士此段文字表明了过云楼过眼书画之富。过云楼藏画一部分,现藏于北京故宫[微博]博物院,上海、吉林、苏州等博物馆,可见证时誉不虚。

  过云楼与元代书画

  元代书画被称作“价值连城的精神家园”,足见弥足珍贵。元代画家们以“言志”为创作宗旨,用新的载体(生宣)及用书法性技巧作画,创造出一种新型的书法性山水画写意风格。元代绘画作品珍若拱璧,人们向来寤寐求之。

  据成书于光绪8年(1882年)的《过云楼书画记》与刊印于民国16年(1927年)的《过云楼续书画记》两书记载,过云楼在册各类书画中,元代书画有62件之多,其中不乏赵孟頫、钱选、黄公望等人的作品。一画难求的元代书画,为什么过云楼能收藏如此丰富?专业人士分析认为:

  一是过云楼三代主人皆为鉴赏大家。过云楼第一代主人顾文彬18岁初涉收藏:“道光戊子,有戚魏某携此及院画《上林图》售余,是为收藏之始……”其父顾春江称:“先子于真伪工拙,审之又审……”顾文彬开拓出顾氏鉴藏的成熟面貌。

  过云楼第二代主人顾承,过云楼收藏创建中的重要人物。同治光绪年间,顾承在江南收藏圈的名声已堪比吴云、陈寿卿两大藏家。

  过云楼第三代主人顾麟士,更集当时绘画、鉴定第一人于一身,从收藏到临习再反作用于鉴藏,互动之中,其绘画的水准及鉴藏眼光、选件宽度都确立起独到的标准。

  其二,过云楼主人的收藏态度及理念。顾文彬曾云:“必要至精之品,一无毛病,爱不忍释者,方可收得,其余一概不收”,可见对入藏审定的精严。收藏《米题褚摹兰亭卷》时,顾文彬写道:“若褚卷是万不可失之物,虽千金以外,亦必得之,断无议价不谐之虑”。同治元年(1862年)顾文彬侨居上海欲“谋购之”《子虚上林图》和《吴道元水墨维摩像轴》,但因“索价过昂而罢”。后在浙江又遇《上林图》,虽“时已四十余年而价亦数倍于前”,仍“不惜重货购归”。

  现收藏于北京故宫的元代王蒙《葛稚川移居图》,上海博物馆的元代张渥《九歌图卷》、倪瓒《竹石乔柯图》,苏州博物馆[微博]的元代吴镇、柯九思等合作《七君子图》,都堪称镇馆之宝。

  这次亮相的樵隐《猛虎图》,著录于顾麟士《过云楼续书画记》,有明代张辰升题识,顾麟士在书中花大量文字篇幅描绘及考证此幅精品大作:“墨笔画猛虎,斑毛戟张,旋身独立,四足支撑,双睛闪烁,张牙掉尾,虓阚逼人。设非笔锋劲利,哪得如许威猛精神?旁补一松,绝似梅花和尚《苍松图》笔意。其树枝及苔草,往往长尺余,正如快马斫阵,火气磅礴,神品也……”顾麟士一代正是过云楼收藏的鼎盛时期,张大千称他为“西津老人当代鉴画第一”,此时“综计过云楼所藏书画,约有二三千件”之多,而被他收入《过云楼续书画记》的仅113件,可见《猛虎图》在顾麟士心目中的分量。

  画坛盟主顾麟士

  顾麟士这个名字,并不被今天的人们所熟知,却是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的。其实,在清末民初全国画坛上,顾麟士拥有公认的画坛盟主地位。清代著名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吴大澂有诗为证:“鹤逸翩如一鹤翔,耽思六法神苍茫。图书四壁皆琳琅,怡园主人今文唐”。“文唐”指“明四大家”文徵明、唐寅。

  顾麟士,字鹤逸,生于同治4年(1865年),卒于民国19年(1930年)。以山水享誉画坛,开创出清末正统派绘画新变,精鉴赏,论画独具见解。1929年举行的民国首届全国美术展览会,汇集了全国284位知名画家,所出版《全国美术展览会作品集》中,顾麟士高居首位、吴湖帆名列第二、张大千名列四十、黄宾虹名列六十、齐白石名列一百零六。

  从顾麟士对古画的鉴定,可见其艺术的高度。《过云楼书画记》以文献考订与画学结合为方式,而顾麟士《续记》则更关注画理笔法等风格因素的鉴定阐释。

  顾麟士所论明吴门诸家的画风特色,如对于仇英的鉴别有一段从笔势角度提出“偃笔”的精辟观点,足见其临习揣摩之深:“十洲之画,真伪至易别白。因其盘礴时,运力于笔颖用之耳。凡写人物衣褶及山水树石,楼台界画,曾不偶使偃笔,而清劲圆健,无体无方,虽细若游丝,仍坚可屈铁,其缜密者如此:即浑具大意者,亦能不出此志,知得秘于宋贤者独深也。……”。

  以顾麟士对前贤作品的精辟独到见解,可见其在绘画上达到画坛盟主的高度确为时誉所至。当时已有大名的张大千、黄宾虹、吴昌硕等画家频繁往来于过云楼。吴湖帆少年时也曾在“鹤庐”门下学习。

  顾麟士的画学和鉴赏,还声闻域外,是当时日本国内最崇拜的中国画家。顾氏去世后,日本友人向其后人讨得生前遗物带回日本,以表追思。

  一代画坛盟主顾麟士为什么没有延续其声名?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五四”运动之后,以康有为为首的学者开始从根本上否定传统文人画,认为艺术应该为“社会现实”服务,画坛风气因而为之一变。那些作品能成为“斗争”武器的艺术家开始成为画坛主流,传统具有中国人文精神的文人画被彻底否定和批判。以至于到今天,当时的画坛盟主顾麟士的艺术价值被舆论忽视,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拨开历史的雾霾,重新审视顾麟士的艺术成就,当恢复其在中国美术史上应有的历史地位。

  一门博学数代丹青

  从来书画皆为诗文之余事,学养高而书画格调自高。拥有“过云楼”和“怡园”的顾氏一门,博学多才,数代丹青,世属罕见。

  父辈顾文彬,从政之暇“喜鉴藏、工倚声、善操琴、尤爱文词”。一生治学严谨,著述不断。其中书画类有《过云楼书画记》,刻有《过云楼集帖》;诗赋类有《过云楼诗》、《眉绿楼诗》、《眉绿楼词》、《可自怡斋试帖诗注释》;琴曲类有《百袖琴言》、《跨凤吹笙读谱》等。

  儿辈顾承,协助其父顾文彬编订《过云楼书画记》,自己著有琴曲《坡仙琴馆随笔》、《画余盦印谱》、《钱谱》等集。顾承画作被吴云、何绍基诸家推崇备至。

  孙辈顾麟士,著作颇丰,书画类著作有《过云楼续书画记》、《鹤庐集帖》、《甄印阁印谱》(吴昌硕另题为《鹤庐印存》);画论、书论著述亦较多,存有《鹤庐画赘》(两卷)、《鹤庐题画录》(两卷)、《鹤庐画趣》以及未完稿的《因因庵石墨记》等;民国时出版《顾鹤逸山水册》、《顾鹤逸仿宋元山水十二帧》、《顾西津仿古山水册》(上下)和《顾鹤逸中年山水精品》等。

  《民国书画汇传》描述顾麟士子女“皆擅书”。顾氏一门“治学以画以藏”,数代之中艺术家辈出,风雅盛事,莫过于此。

  “怡园画社”

  怡园是苏州顾氏私家园林,以小巧胜,更因在怡园首开晚清江南地区第一个现代意义的书画家社团组织——“怡园画社”而闻名。

  “怡园画社”成立于光绪21年(1895年),作画场所在怡园牡丹厅,以“研习六法、切磋艺事”为集社目的。主要成员有吴大澂、顾麟士、吴昌硕、陆恢、金心兰、倪田、顾沄、胡三桥、郑文焯、翁绶祺、吴谷祥等12人,社中核心成员号称“怡园七子”。后来又有费念慈、任预等加入画社,这次首次面世的“怡园画社”成员顾鹤逸、吴大澂、吴昌硕、任预、陆恢等作品十七件,张张精绝,盈尺间现宏宏巨制,正是他们每每聚集活动的见证。

  顾麟士创立“怡园画社”,成为清末民初诸多艺文社团的翘楚。怡园清幽,顾氏“善结纳贤豪长者”,来者又可观摩“过云楼藏画”,因而成就了“怡园画社”。

  “怡园为胜流所集”,群英毕至。在光绪中后期,“怡园画社”的活动已超出画社社员交往,辐射扩展至整个江南地区的人文交流。顾麟士以地主之谊,在与各地士绅名流雅聚会集当中,显示出其人文声望。“士夫裙屐恒萃于怡园”。吴昌硕好友浙江人蒲作英曾到访怡园;武进人黄山寿慕名前来,与金心兰研讨画梅技法;从萧山来吴寓居的任渭长是怡园中常客。张大千寓居苏州时常为怡园坐上宾,黄宾虹也曾往来过云楼请益。不善书画的文人学者也参与到怡园活动中来,如学者冒广生、费念慈等,费念慈素不擅长绘事,在“怡园画社”得到熏养,致信给顾麟士言:“鄙人欲习画,将以公为师,以廉夫、心兰为友。日来画得,当呈政术教也”。由此可见顾麟士及怡园画社的社会影响力。

  “一处园林的名声并不从它‘自身的景致’中来,而是从它所具有的文学、艺术财富中来”。“怡园画社”作为清末民初江南文化再度兴盛的象征和标志,实至名归。

  记者得悉,这批“过云楼藏画”将于7月18日至19日在南京丁山花园酒店展出,7月20日举槌拍卖。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简宁
53K
>>相关新闻
• 百年过云楼修缮一新对外开放 意外发现密室
• 过云楼藏书近日合璧展出
• 钱化佛作品暨万佛楼藏画专场亮相匡时秋拍
• 画游记—虚白斋藏画展在香港艺术馆举行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霍春阳花鸟画艺术研究所在津成立 霍春阳花鸟画艺术研究所在津成立
  • 中国书法艺术大展在天津开幕 中国书法艺术大展在天津开幕
  • 名家国画邀请展在青创美术馆开幕 名家国画邀请展在青创美术馆开幕
  • 第九届中国体育美术展在津开幕 第九届中国体育美术展在津开幕
  • 津门油画助力名家画蔚县作品展 津门油画助力名家画蔚县作品展
  • 范扬人物画作品展在忻州开幕 范扬人物画作品展在忻州开幕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