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天津著名水彩女画家田同芬笔下的五大道小洋楼 承载往事的旧居更有味道天津书协楷书委员会走进宁河暨宁河书协备战天津第十届书法篆刻展看稿会举行高出纸素——大英博物馆藏宋徽宗赵佶《写生翎毛图》探微凉友招清风——高文军庚子新作团扇作品清赏古画中的夏天,美吗?夏·泰:2020第二届天津水彩作品网络展(第一辑)“与爱同行——尹沧海教授疫情期间创作书画作品公益展”预展天津青年画家阚传好脱贫攻坚路上的艺术造像主题作品欣赏天津海洋画家郭文伟庆贺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九周年献心声“庆七一”宝坻区抗疫书法、美术作品展在宝坻区书画院开幕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天津画院美术作品展用画笔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国画家高原春青绿山水画欣赏庆“七一”宝坻区抗疫书法、美术作品展作品欣赏庆“七一”宝坻区抗疫书法、美术作品展将于7月1日在宝坻区书画院开幕天津美术学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2020年(首届)花鸟画精研创作班招生简章董其昌与顾养谦紫禁城设计者究竟为何人清朝宫廷绘画研究专家聂崇正回忆紫禁城五十余年的职业生涯国内最大规模浮世绘艺术大展登陆沪上吴冠中绘画的市场与鉴定乾隆的古陶瓷品鉴定法“石头”收藏:以真诚换真心油画收藏品的保养方法奇石的藏与养且醉芳尊话消魂 ——田黄石的背景溯寻陈文增:“定瓷是我的命”全国第五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征稿启事“草原敦煌”阿尔寨石窟已有7座有壁画洞窟修复完成“我们的丝路”线上摄影展在以色列举办用画笔书写建党百年奋斗史鲍勃·迪伦艺术展将展超140件真迹“薄肉塑”飞天:“肉肉的”飞天“飞”出壁画河北廊坊:近距离感受“燕京八绝”非遗技艺山西博物院首次推出数字展让观众在“玩”中了解北朝壁画《富春山居图》在浙博“画印重逢”
首页 >> 网艺缀英 >> 正文

董其昌与顾养谦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20-07-07 17:40

  只因为向董其昌求一张扇面小画而不成,德高望重的老臣竟然怒发冲冠,向皇帝告御状。

  此事发生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此前,时任翰林院编修的董其昌,看上去仕途一马平川,前景无限美好。是年,董其昌44岁,他的书法和绘画造诣已受到了时人的普遍敬仰,市场上片纸难求。

  不料想,就在这一年里,董其昌遭遇到这位退休老臣的厉骂,“致尘天听”,连皇帝都收到抨击董其昌的奏折,而这位老臣,就是大名鼎鼎的顾养谦。

  正逢大好年华的董其昌受此打击,精神抑郁起来,不得不辞官“奉旨以编修养病”,悻悻然回老家去了。离开京城的董其昌,乡居20余年,放浪江湖,直到万历皇帝去世之后,才以67岁高龄再度出山为官。

董其昌%20临倪瓒东岗草堂图

董其昌临倪瓒东岗草堂图

  董其昌 临倪瓒东岗草堂图

  一

  告御状的退休老臣顾养谦,究竟何许人也,能有此等威力?

  顾养谦(1537-1604),字益卿,号冲庵,南直隶通州(今江苏南通城区柳家巷)人。嘉靖三十七年应天府中举;嘉靖四十四年会试第127名会士,殿试二甲第44名进士,进工部观政,十月授户部山西司主事。从此以后的20年间,顾养谦转战在闽、粤、滇、浙等地,杀倭寇,剿土匪,平兵变,弹压少数民族起义,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万历十一年(1583)升任山西按察司副使,整饬蓟州兵备。时人沈明臣称赞他:“谁道虎头非将种?请缨从古是书生!”可鉴,以科举获得进士身份的顾养谦,不仅喜爱丹青,有顾虎头(顾恺之)遗风,还能征善战,战功累累,已是军界的一代卓越名将。他的知己、内阁首辅(民间称为宰相)申时行称赞他,“古所称文武才,公实兼之。”

  万历十三年(1585),在晚明重臣、吏部尚书杨巍的推荐下,49岁的顾养谦出任辽东巡抚5年,后又擢任为蓟辽总督2年,兼任经略,打理朝鲜事务。他一生中之所以能对国家和历史产生重大影响,均是因为在这风云激荡的辽东7年。首辅申时行对他十分倚重,称顾养谦:“余尝屈指人才,以为国家一旦有急,能排大难出死力者,必公其人!”

  作为镇守辽东边关的重臣,顾养谦最先察觉出努尔哈赤的政治野心。万历十五年十一月,他上疏曰:“努尔哈赤益骄为患”,这是《明神宗实录》里第一次出现努尔哈赤的名字。第二年,他仍在紧盯着努尔哈赤,揭露其凶悍与狡黠,称其“建州黠酋也”,写在他的一篇名为《论开原道臣王缄反覆贻祸疏》的奏折之中。

  此时的努尔哈赤,刚刚抬头,只有“骁骑”数千人马。顾养谦认为他对国家是个危险人物,上疏要剿灭他,免得以后养虎为患。而分巡辽阳的按察御使王缄则主张怀柔抚顺,认为努尔哈赤“奄奄垂毙”,不值得过于重视。性格耿直的顾养谦大声疾呼:“倘闻者不察,谓开原之情形果尔,则边事去矣!”他的上疏未能奏效,而且,御史甚至还弹劾顾养谦,称他夸张努尔哈赤的危险程度,目的是为“贪功徼赏”。努尔哈赤因此逃过致命一劫,其实力如燎原之火,日益壮大起来。数年之后的万历十七年,努尔哈赤消灭了建州女真的最后一个对手完颜部,完成了对女真各部的统一,从此羽翼渐丰。

  万历二十年(1592)3月,日本关白(摄政王)丰臣秀吉调动九个军团共15万人渡海至朝鲜作战,拉开了万历年间的朝鲜战争帷幕。同年8月,明军主将李如松收复了平壤、开城,进攻汉城,战况陷入对峙。受困的丰臣秀吉只得派使节到北京城议和,于是明军以胜利者的姿态也随后退兵。

  万历二十一年(1593),时任蓟辽总督的顾养谦,受命处理朝鲜战争后事。这是他一生戎马生涯最辉煌的时候。

  即使在这一时刻,顾养谦仍然在警惕着努尔哈赤。据其碑文载,顾养谦于万历二十二年上疏御敌新方案二万言,曰:“国家患虏(指努尔哈赤)不患倭。倭不能越朝鲜犯中国,其势不足畏,然自古御夷,常以顺逆为抚剿,权恩威而用之。”

  万历二十三年(1595),国事糟乱,内争不休。许多官员要求国家对日战争:一种意见是主动打击日本,另一种建议则是继续坚守朝鲜,但顾养谦却始终坚持国内的利益高于一切,强调“臣以中国为全局,以朝鲜为局外”。他上疏说:“今言者率称战守,战则不能(胜),必得志于倭(日本);守(朝鲜)则征兵远戍,岁耗大司农金钱(每年消耗军费)数十万,疲中国力而代(他人)受其敝(衰败)。令虏(努尔哈赤)得乘虚而入,非策也!”因皇上和大多数官员都不赞同他的观点,是年正月,虚年60岁的顾养谦辞去官职,请求皇上“赐臣骸骨还乡”。皇上准允其“在家调理”,至此他卸任了蓟辽总督,始得衣锦还乡。万历三十二年(1604)正月十二日,顾养谦寿终正寝,享年68岁。神宗万历皇帝下旨祭文,赞扬他在卫国战争中是“东南之屏障”,赐谥号“襄敏”,赠兵部尚书,入祀乡贤祠。申时行为其亲撰碑文。如今国家画院的著名国画家顾平先生,正是顾养谦的后裔。

  可是,像顾养谦这样一位极其重要的历史人物,在整部《明史》里居然没有他的小传,以致后人对他的了解甚少。到了今天,人们似乎已将他遗忘在浩渺的历史长河之中。

  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主要是源于清代修史的避讳制度。因为顾养谦是晚明忠臣,抗清名将,所以清代史官不仅在《明史》中未列其传,《四库全书》也不录,甚至连顾养谦的著作《冲庵顾先生督府奏议》八卷、《益卿诗文全集》二十卷等全部被列为禁书,遭遇毁禁,至今只《冲庵顾先生抚辽奏议》侥幸留存。

  二

  再说董其昌与顾养谦的冲突,发生在万历二十六年,此时顾督府已经为退休老人。而他俩的相识,缘于晚明杰出的思想家、“童心说”创始人李贽(1527—1602)。

  当时,董其昌与好友如袁宏道三兄弟等成立了一个“蒲桃社”的文人小社团,经常在北京西郊崇国寺举行活动。

  董其昌在他的《容台别集》卷三中回忆说:“李卓吾(卓吾为李贽的号)与余,以戊戌年春初一,见于都门外兰若中。略投数语,即许莫逆。以为眼前诸子,惟君具真知见,某某皆不尔也。”所谓“兰若”,本是梵语,佛教中意指“寂远处”,这里指的就是北京西郊崇国寺。

  李贽一见董其昌,便许为莫逆知己,还夸赞董其昌说:在座的诸位,皆不如董其昌具有真知灼见。多年以后,董其昌念念不忘,仍在“至今愧其意”。

顾平作《顾养谦与退畅珠媚园》

顾平作《顾养谦与退畅珠媚园》

  顾平作《顾养谦与退畅珠媚园》

  顾养谦与李贽系多年好友,个性相近,都是耿直仗义之人,因此惺惺相惜。早在万历六年(1578),顾养谦任云南按察司佥事时,李贽也在云南,俩人引为知己,常常“辄夜分不忍别去”。李贽因言获罪,常受到攻击,而顾养谦给与的保护甚多。李贽则赞扬顾养谦是“具大有为之才,负大有为之气,而时时见大有为之相”,因此来往频繁。

  顾养谦实为文人从戎的楷模。四岁时,他从鄞县闻玉田先生受业。老师命句“云雨昏灯易暗”,他对“云过月还赠明”,一时成为佳话。顾养谦一生不仅喜欢作画,而且也喜收藏,所以十分器重董其昌,曾托王承父向董其昌求画,还给董其昌送来了扇面和礼品。礼品中包括他家乡南通的土特产。

  王承父即是晚明诗人王叔承(1537—1601),吴江人,曾是顾养谦的门下客座。王叔承与首辅王锡爵为好友,而王锡爵之子王衡与董其昌有手足之谊,故而系旧相识。

  董其昌很是自傲,自认为这位老英雄顾养谦是个“马上君子”,不愿意为他画上一笔,所以他只为王承父画了扇面,退还了顾养谦送来的扇子和礼品。但“马上君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叫人颇费思量,难断其意。或许是,顾家在南通建造江南名园“珠媚园”时,有过“求田问舍,杀人媚人,一生作恶业者”的坊间传闻?为董其昌所不齿。

  但是,董其昌因此却得罪了顾养谦,惹下大祸。

  顾养谦觉得自己受到侮辱,勃然大怒,随即上疏弹劾董其昌,指责他“雅善盘礡”,玩物丧志,整天只知沉醉在书画创作和鉴赏的游戏之中,不思进取,而且“致尘天听”——就是顾老臣到皇帝那里告了御状。顾养谦乃是本朝老英雄,名震朝野,人人都敬畏他。也可能,上疏告御状的“朝贵”并不是顾养谦本人,而是他的拥趸,在替老英雄抱打不平。

  第二年,即万历二十七年(1599)的春天,悲愤满腔的董其昌把这件事的原委,题写在巨制《仿李营丘寒山图》上,收录在他自己生前审阅过的《容台集》内。

  董其昌在画上题诗道:

  拈笔经营辋口居,心知余习未全除。莫将枕漱闲家具,又入中山箧里书。

  此诗有序,曰:“余自弱冠好写元人山水,金门多暇,梦想家山,益习之。顾益卿开府辽阳,以两箑(扇面)求画,一为益卿,一为山人王承父。余画承父而返益卿扇簪裾,马上君子未尝得余一笔。结念泉石,薄于宦情,颇得画道之助。今年春,有朝贵疏余雅善盘礴,致尘天听。余闻之,亟令侍者剪吴绡纵广丈许,秉烛写李成《寒山图》,经宿而就,遂题此诗。夫韩滉、燕肃、宋复古、苏子瞻皆善画,朝贵腹中无古今,固应不知,第以为罪案,但可曰‘不能遣余习,偶被时人知’,如摩诘语耳。视此曹求田问舍,杀人媚人,一生作恶业者,何啻枭凤!而妄下语乃尔耶!世必有能知者,余亦何憾哉!”

  正是受此打击,董其昌产生了“金门多暇,梦想家山”“结念泉石,薄于宦情”的想法,准备逃离官场。而在重压之下,《明史》上说董其昌“坐失执政意”,以病为由,辞官回家去了。

  从此之后,董其昌再未见过李贽,而顾养谦也于六年后魂系归去。(作者:孙炜)

来源:人民政协网 责任编辑:柏克
53K
>>相关新闻
• 台北故宫猴年大展:董其昌书画特展
• 董其昌改变了中国山水画的实质
• 傅申:书画船—中国文人的“流动画室”
• 两面董其昌:揭秘最见不得人的肮脏一面
• 董其昌书画作品广州展出:学董之势在康熙朝兴盛
• 徽州古村发现明董其昌临摩的《兰亭序》碑刻
• 圆可循规,方可蹈矩 吴稚晖的书法及其轶事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孟庆占为“抗疫英雄”造像 孟庆占为“抗疫英雄”造像
  • 王明亮《和平共处》献礼抗疫 王明亮《和平共处》献礼抗疫
  • 李毅峰:中国画的哲学归属 李毅峰:中国画的哲学归属
  • 郑连群:以诗思文心入画 郑连群:以诗思文心入画
  • 冯字锦为举国抗疫祈福 冯字锦为举国抗疫祈福
  • 王惠民创作长卷《百鸟迎春图》 王惠民创作长卷《百鸟迎春图》
著名画家肖培金做客天津美术网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