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周慧珺:书法是我最幸运的事业选择非洲现当代艺术品崛起之路仍面临挑战佳境·2018艺术厦门湖北艺术家作品展开幕“翰墨知己”——关于华人德与白谦慎超凡不脱“俗”—杨晓君作品展在书天艺苑展出反弹琵琶—宁强博士超现实主义绘画精品展在京开幕从蔡元培旧藏看徐悲鸿、林风眠等所看重的知遇之恩玄色之妙:黑釉瓷的发展演变与鉴赏《茹古涵今——王德恭篆书艺术展》在京举行青蔓计划-女性艺术邀请展在798艺术区蔓空间开幕郑午昌诞辰125周年画展 陈佩秋专程赶到现场天津博物馆:清代中期宫廷与扬州画派中的绘画脉络窑主李亮东作品亮相2018艺术厦门展著名画家蔡嘉励中国画小品展西安亮宝楼启幕代大权:中国三代版画人的“坚持”美国艺术家笔下的超现实主义题材人物油画作品夏添:书法自古为文人末技乎高阳:书法之法与书法之技王相墉:明确身份后再讨论张楚:技法不是关键十年成长路 甘苦寸心知一津门书画名家为长城书画院建院十周年喝彩“梵天花雨”马孟杰、马丽亚诗文书画展曼谷开幕怀真抱素-当代名家学术邀请展在荣宝斋天津开幕著名画家霍春阳受聘陈少梅艺术研究会终身艺术顾问著名画家王勇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全球视野下的汉字水墨艺术人才培养高层论坛在天津师范大学举行《闻道》栏目艺术专题首播仪式暨久慕书画院成立一周年庆典举行圣和轩西沽书画园第一期高学年、史玉中国画学习班汇报展开幕淡墨香远——天津市美术家协会花鸟画专业委员会作品展在天津美术馆开幕京津乐道—北京·天津水彩名家邀请展在西洋美术馆开幕翰墨秀山第二季书画艺术展在鼎天国际中国空间开幕《岁月本长》首发赠书暨孙本长艺术人生论坛在天津春季书展举行青春·担当-2018山东青年美术力量系列展(天津站)在天津美术馆开幕视频:天津画院新址建成揭牌仪式隆重举行首届京津冀中国书画作品上海交流展回津展在天津美术网艺术馆开幕
首页 >> 书法 >> 正文

周慧珺:书法是我最幸运的事业选择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8-05-29 16:24

  5月26日,上海周慧珺书法艺术基金会举行了成立仪式。

  天津美术网讯 上海周慧珺书法艺术基金会是经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批准成立,由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作为主管单位的市级基金会。用于重奖在全国各类大展、大赛以及上海市级大展和以周慧珺杯命名的大赛上获奖的优秀作者,资助并促进书法艺术的普及与交流。为此周慧珺先生个人捐献2500万元。

  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周慧珺书法艺术基金会发起人之一的李静说,先生捐款并成立基金会的目的是想打造书法界的"诺奖",以激励年轻人为振兴上海书法努力拼搏。

  周慧珺是上海书法界的一面旗帜。在中国古字帖几乎“断层”的年代,她用翰墨芳华连接起了中国人骨子里对书法的热爱,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而且,这样的影响还将在越来越多的书法爱好者的笔尖上传递下去。

  “我最幸运的就是我选择了书法作为我终身的事业。”

  “我想象自己是寻求书法之道的旅人,这是一条难行之路,何处是目的地,命里注定我必须在这条道上苦旅下去。”

  一生一首翰墨诗 ——周慧珺的书法人生

  文 | 李静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人生逾百年不易,数百年世事难料。若论当今书坛,谁领风骚数十年?当有其人!

  拨开记忆的尘封,学书经年的人一定会想起早在七八十年代,上海就出现了一位名满大江南北、影响了整整一代学书人的奇女子,她就是现为中国书协顾问、上海书协名誉主席的周慧珺!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中国书坛的荒芜季节,老书法家们被迫搁下了笔。在上海的东方红书画社(朵云轩),却活跃着一支由一群年轻人组成的“工农兵通讯员”队伍,周慧珺便是其中的一位。

  和当时所有的学书人一样,她学书的初始完全是非功利性的,从没想到过要成为书法家,只是在酷爱书法的父亲庭训之下,写一些必须完成的日课。对于书法,从蒙昧到热爱并为之倾注一生的心血,走过了一个不短的过程,她在自序《书道苦旅》一文中曾为此作过叙述。

  在碑帖稀少、书法理论尚处在讨论技法的三十年前,“创新”“流行”等词语对周慧珺来说闻所未闻,遥远得如望星空!周慧珺不知“创新”,无意“流行”,却在不久以后成了“创新”与“流行”的代言人。

    缘起《蜀素》

  周慧珺幼年初学赵孟頫,学赵是由父亲的意志决定的,在父亲的眼里,赵字代表书法的正统。他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能像赵夫人管道昇那样,成为享有书名的女子。然而,年幼的周慧珺并没有如父所愿,相反,那秀媚恬熟的赵字怎么也引不起她特别的兴趣,断断续续写了几年,说不上对书法有多少爱好,况且年少贪玩,其它诱惑很多,而写字不过是为了交父亲的差事而已。

  高中毕业,周慧珺考上了上海科技大学药物学系,仅上了几个月的学,便因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发作,不得不退学回家。在病魔缠身的日子里,周慧珺每天用大量的时间写字,以此来消磨时间和求得暂时忘却由病魔带来的痛苦。

  有一天,周慧珺无意间在家中的书柜里发现了一本帖,顿时令她眼睛发亮,这本尺牍小行书结字左伸右缩、姿态奇逸、笔力遒劲,以侧势取妍、左右摇曳生姿的风格令周慧珺震惊,新奇和新鲜所带来的快感,第一次使周慧珺感受到了书法的魅力。她急忙翻看此帖的介绍,得知这是宋代书家米芾的《蜀素帖》,为米芾38岁时所书。青年米芾意气风发的神采,深深地震撼了周慧珺的心灵,她似乎找到了米字与自己气质的感应点。从此她心摩手追,浸淫其中,一发而不可收,专注于《蜀素帖》,春夏秋冬临池不辍。时光在一点一划中流逝,她在实践中感应着米字的精神,并在感应中发掘自身的对应点。

节临米芾《蜀素帖》(1988年)

  周慧珺学书的态度是严谨的。青年周慧珺的性格是理性的成分多一点,也许这与她学理工科有关。她临摹《蜀素帖》,对点划的使转运行,字体结构和章法布局,犹如分析和解剖机械制图那样,要求完全吻合。直到现在她依然认为临帖,特别是第一本帖必须要临得像,力求形神兼备。第一本帖基础打扎实了,再临其它就会容易得多。

  米芾的字给周慧珺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上的享受,临帖的过程,也使她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锻炼,经过一年的休养,她再度参加高考,并顺利进入了华东纺织工学院物理专修科学习。在大学的几年中,除了完成功课以外,周慧珺几乎将课余时间都用在了临写米字上。1962年,周慧珺毕业后进入了上海塑料研究所工作。同年秋天,上海举办市级书法展览,周慧珺以所临米芾的《蜀素帖》入选,并被刊登在新民晚报上。首获成功的喜悦,令周慧珺振奋不已,也因了这一偶然的机会,使她叩开了书法的大门。

    路在何方

  理科出身的周慧珺敏行讷言,但她的内心却潜藏着一股艺术激情。对书法的投入,使她的这种情感被极大地激发了出来。于是周慧珺慕名进入了上海市青年宫书法学习班,正式拜师学艺。因为这里云集了上海顶尖的书法师资队伍,有沈尹默、白蕉、拱德邻、翁闿运等一批享誉书坛的大名家在此执教。齐整而高水准的师资和严格的基本功训练,使周慧珺书艺益进,临帖更是青年宫学习班的必修课程。拱德邻对于“悬腕”的见解,使她受益匪浅。

柳宗元诗(1974年)

  拱先生认为:学书必先学会悬腕,同时人要站正,笔墨才能随心而动,灵动自如,肆意挥洒。这种观念对于周慧珺日后喜欢直立悬腕写字起了开蒙作用。同时,沈尹默“提按、运肘”的理论也深入周慧珺的书学理念中,始知“写字不必笔笔中锋,要妙于起倒,达到四面灵动、八面出锋的境界;字的结构就是布白,字由点画组成,空白处也是字的组成部分,虚实相生、相守,才成艺术品。”得名家指点迷津,周慧珺茅塞顿开,拿起一本帖时,不再像初学时那样茫然不知所措,而是能比较迅速地领会各种字帖的用笔技巧和结构特点。两年的时间里,周慧珺临习了多种碑帖,楷书有颜真卿、褚遂良、欧阳询等,行书以宋四家为主。

  六十年代中期,一场厄运席卷中国大地。“文革”骤起,书法老师们一个个被打倒,父亲成了专政对象,周慧珺也成了黑五类子女,家被抄,住房被紧缩。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再次发作,不得不请长病假在家中休养。这段时间对周慧珺来说是痛苦而漫长的煎熬。父亲被打倒,母亲因抄家而受惊吓,得了精神分裂症。周慧珺微薄的病假工资要看病、还要贴补家用。贫病交加的周慧珺蜗居斗室,整天面对年迈无助的双亲无言以对,欲哭无泪。周慧珺越来越沉默,书法成了她此时唯一的精神寄托。她开始“三更灯火五更鸡”,悬着病痛的臂腕写啊写,寻找着赖以生存的希望和精神慰籍。在人生最艰难的岁月里,周慧珺送走了崇敬的拱先生、沈先生……

  “文革”最残酷的前五年,在人心惶惶中过去了,到了七十年代初,各方面的情况有了好转。上海东方红书画社(朵云轩)开始邀请部分年轻作者,参加一些书法活动,周慧珺也是其中一员。从那时起,朵云轩的橱窗里,经常有她的作品展示,此后的大小市、区级展览会,每每有她的作品亮相。1972年,《人民中国》日文版杂志上刊登了她的作品。从此,周慧珺的名字和她那清新脱俗、刚健有力的书风,给上海的广大书法爱好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帖成名

  1974年,35岁的周慧珺受朵云轩之约,出版了平生第一本字帖——《鲁迅诗歌选行书字帖》。字帖中那刚健俊逸的墨迹令人耳目一新。在字帖匮乏的年代,突然出现了这样一本既含米字那种戢锐于内、振华于外的风格,又有颜体的宽博和稳重的气势,并体现出强烈时代感的字帖,犹如在炎炎夏日吹来了一阵凉风,无数人为之惊叹折服。

  周慧珺在后来的作品《自序》中说:“文革”中家庭遭受变故及自身受疾病折磨,这一时期的书风追求雄强刚健,以表达自己在逆境中不甘屈服的心志。也许周慧珺字帖里所表达的精神,在当时的学书人心中产生了共鸣,人们争购踊跃,首版很快售罄。于是一版再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连印十多版,创下了印数100多万册的空前记录。一阵周慧珺书法热的旋风吹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令全国的书法爱好者都记住了周慧珺的名字以及她那具有独特风格的书法。

毛泽东词三首(1999年)

  1975年,周慧珺得昔日青年宫老师翁闿运先生的介绍进入了上海中国画院,成为专业书法家。青年宫学习班停止后,翁先生总是主动上门指点。此时的周慧珺已然摆脱了临摹的困惑,开始寻找新的感应点,其间难免遇到瓶颈,翁先生便不厌其烦地为其解惑。翁闿运是研究古籍碑帖善本的专家和收藏家,每次去周家总会带上几本为其讲解,供其读、临,这对以后周慧珺楷书形成“帖形碑质”的书风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周慧珺始终对翁先生存有一份感恩、一份敬重。他们的关系亦师亦友,直到2006年翁老西归,翁闿运一直是周慧珺书学思想的启迪者和引路人。

  进入上海中国画院后的周慧珺,如渴骥奔泉,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对书法的探索。真、草、篆、隶,大字榜书、蝇头小楷,无所不涉,并把取法范围不断地扩大,在学帖的基础上,广临了北魏碑版、简牍帛书。上溯晋唐、下及明清,博采众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周慧珺是一位具有创造性的书家,理性与激情的完美结合,使她的作品丰满并具立体感。她的行书给人以心灵的震撼与冲击,跳跃腾挪的节律、出乎常人意料的造型,均使人过目不忘。楷书则在深厚的唐楷基础上参以魏碑的雄浑古穆之气,楷中带隶,苍健朴茂而独树一帜。

    技道两进

  周慧珺学书伊始,便把临帖看得至关重要。她经过反复研习和实践,探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特临帖技法。她敬畏传统,但不保守,她的书风里有米芾的影子,但更包含着自己强烈的个性。最初,她从米字中寻找到了与自己学养、气质相吻合的东西,取其“一枝半叶”,融会在心,形成自己的风格。记得前人对入帖和出帖的关系曾有过这样的妙喻——“因筌得鱼,得鱼忘筌”。直白说来就是用“渔”(捕鱼的方法)捉“鱼”,待捕到“鱼”以后,就不要再受“渔”的束缚了。因此,从七十年代中期进入画院起,周慧珺作为一个专业书法家,在体悟书法精神的实践中,不断地汲取和扬弃,使自己的书风在这一过程中,稳步地走向成熟,逐渐摆脱了“出帖难”、“创作难”的沉疴。

辛弃疾词(2006年)

  毕加索言:“我讨厌抄袭自己,艺术不是进化而是变化。”一成不变的形式,意味着艺术生命的衰竭。多年来,周慧珺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并未安于所取得的成就,而是不断探索,不断提升自己的书法品格。也许是因为对米字情有独钟,周慧珺深受宋代书法创作理念的影响,即在书写过程中,不太执著于法度,讲究整个章法布局的和谐,重视作品中的风神意蕴及节奏感。所谓循法而不囿于法,法外求意。这种理念决定了周慧珺在创作中善于兼收并蓄地自由发挥,力求做到“法度与率意”的和谐统一。无论是行草还是楷书,她都擅于在动与静的矛盾中求得整体的和谐。书贵在蓄势,不难于飞动而难于沉着,前人谓之“力能扼腕,处处停笔为佳”。周慧珺深谙个中意味,尤能于动静、开合、轻重、疏密中得心应手,挥洒自如。她真草篆隶皆有涉猎,尤以行草、楷书享誉书坛。她的行草,笔法大气,劲健洒脱,淋漓痛快;在章法布局上,收放对比强烈,气势开张;行笔变化丰富,能纵能敛,观其作品,使人于不可言传的意境中获得一种美的享受。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周慧珺楷书取法魏碑较多,魏碑元素的汲取,使她得以有机地将帖中以中锋为主的“圆笔”与碑中的“方笔”糅合在一起,表现出帖与碑交相辉映的样式。同时,这种方圆并举、气势雄阔的用笔也成就了周慧珺楷书“帖形碑质”的风格特点。

  泰戈尔说:“只有经过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练出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周慧珺凭着几十年的书法创作的深厚功底,随着思想的成熟和对书法艺术多元化的不断吸纳,使她的书风更趋成熟老辣,其行草技法已臻化境。同时她的书法又具有很强的理性思辨表现,无论在心理的潜意识和生理的训练上都是趋向平整简单的;而雄强与善变,则是其后天的审美与追求所致。她的笔下所表现出的粗重与空灵、厚实与淡雅,无不说明她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自由地走进了自己的创作境界。

  回顾周慧珺书法问鼎书坛的历史背景,我们有理由相信:周慧珺是一个特殊的时代造就的艺术家,她是这个时代的先锋人物。

  “文革”前,周慧珺得到过沈尹默、拱德邻、翁闿运等前辈的亲炙,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文革”中,周慧珺在磨难中临池不辍,面壁苦练;“文革”后期,周慧珺在逆境中崛起,横空出世。她的作品以强烈的时代精神深入人心。作品具有时代感,就是“创新”,这是一种毫不做作的、以自己厚实的功力和充溢在笔尖的感情所作的“创新”,一种不用大声叫喊也能起到振聋发聩作用的“创新”!

    三十功名

  周慧珺的第一本字帖《鲁迅诗歌选行书字帖》,以连续十多版、一百六十万册的佳绩笑傲书坛。每每被问及此事,周慧珺总是谦虚地说:“那是在老先生们被打倒、没有经典碑帖出版的七十年代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才形成的状况。”这个因素也许有,但也不尽然,之后出现的情况可以佐证:1986年由黑龙江出版社出版的《长恨歌楷书字帖》及稍后出版的《千字文楷书字帖》,都是多次再版。特别是1987年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古代爱国诗词行书字帖》,又取得了连续多版、印数百万册的骄人成绩。一位创造型的书家,对书法的实质性的理解必然强于一般人,特殊的个性也是令其风格早早成型的根源。周慧珺的行书风格突出,人们都说用不着看名字也知道是周慧珺的字。她的楷书也带着强烈的个性风格,她把唐楷与碑版书法融合在一起,使楷书避免了呆板。取法也有着不同人处,喜欢从正在演变中的字体中去汲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认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有发挥的余地。她的楷书用笔丰富,楷法中含有隶意,清朗爽快、斩钉截铁、委婉逶迤、俊逸秀丽,与她的行书一样,深受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喜爱。

  如果说到了八十年代,周慧珺书法还能得以大流行,是因为全国的书法热才刚刚开始,那么,在持续升温了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又是怎样的景象呢?2003年12月,上海书画出版社再度约请周慧珺写了《草书千字文字帖》,不得不令人叹服的是周慧珺风光依旧,在十年的时间里,已经是第七次印刷了。之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三字经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