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知大千者,稚柳也|网艺缀英|天津美术网-天津美术界门户网站
快讯:
郑重:知大千者,稚柳也中国文化报:广彩瓷的前世今生作为书法家“身份”的郑孝胥清中晚期的和田玉玉带钩赏鉴麦积山国际雕塑论坛·2018将在麦积山石窟举行李采姣花鸟作品展即将在嘉兴启幕传为南宋马远所绘的《华灯侍宴图》探析卵白釉印花云龙纹盘等馆藏元代陶瓷欣赏故宫馆藏明永乐时期陶瓷欣赏铜墨盒:从最后的文玩到文房收藏新秀剑胆文心——庆祝八一建军节书法邀请展28日开幕王清州个展将亮相798先声画廊藏书印作伪的类型与辨别方法博物馆的生意经:故宫文创产品去年收入超10亿有些人属于艺术史 但不属于艺术且行-城市画派五人作品展在天津图书馆开展集粹丹青-天津名家画展9月7日在北京保利展出警惕人民币收藏市场中的“陷阱”凝固:张方白个展7月29日在德国开展福字币价格再创新高 该入手还是出手且行——魏瑞江、柴博森、黄辉、肖爱华、阚传好五人作品展在天津图书馆开展“水墨蔚县—天津书画名家走进蔚县”创作笔会暨采风活动举行京华岁月 翰墨生涯一一高鸿中国画作品选粹破头禅墨——明鉴法师作品展在上海图书馆开幕“造化”走进宁夏隆德-李旭飞山水画展7月26日开幕汉代画像石拓本展、化建国水墨作品巡展在滨海美术馆开幕“吉光凤羽·马丽亚绘画展”在日本东京RBA国际美术馆开幕中国画家冯琎:婉约江南阚传好中国画展在韩国展出 助推中韩文化交流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展在天津图书馆开幕天津SOS儿童村书画特长班学员李鹏个人作品汇报展开幕工笔当代—天津工笔重彩研究中心首届画展开幕天津市首届青年美术创作双年展在西青区文化中心开幕第七届全国少儿书画大赛天津赛区获奖作品展在河西区少年宫开幕北方的精神-京津水彩名家作品邀请展研讨会在滨海美术馆举行
首页 >> 网艺缀英 >> 正文

郑重:知大千者,稚柳也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8-07-25 17:47

  摘要:1936年,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后,张大千、谢稚柳、于非闇一起去游黄山。黄山是我国东南名山之一。历代名人画士在此留下了许多诗画。明代江阴徐宏祖曰:“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更是画家争相描摹的题材,在山水画方面,逐渐形成了一个黄山画派,石涛就画过许多黄山图。张大千、谢稚柳、于非闇这些山水花鸟画家自然向往黄山。

  知大千者,稚柳也

  | 郑重

  与名画家们的游历

  1936年,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后,张大千、谢稚柳、于非闇一起去游黄山。黄山是我国东南名山之一。历代名人画士在此留下了许多诗画。明代江阴徐宏祖曰:“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更是画家争相描摹的题材,在山水画方面,逐渐形成了一个黄山画派,石涛就画过许多黄山图。张大千、谢稚柳、于非闇这些山水花鸟画家自然向往黄山。

  到了黄山,正好遇到徐悲鸿,就结伴而行。一路山峰峭立,运雾迷蒙,野花烂漫,奇卉馨香。清奇古瘦的劲松,嶙峋突兀的奇石,还有流水、岚气、鸟语,到处是诗是书是画,叫谢稚柳灵感丛生。大家一路观山望景,各自搜集着山中的奇画。也听张大千摆了一路的龙门阵,他有一肚子的笑话。这次黄山之游,谢稚柳受到的启示很多。从黄山山体的劈地摩天,石峰峥嵘,阳刚劲露,他感到亢奋,获得一种雄浑峻峭的意境。他认识到大自然的美,是艺术家的乳汁,它同现实生活,构成艺术生命的源头。他决意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搜尽奇峰打草稿”。从游黄山以后,谢稚柳开始画山水,以宋人为格。

  1972年2月,八十二岁的张大千忆旧游,作《黄山云门峰图》,题辞曰:“遥天突兀耸双峰,云气冲门午不溶。可惜少陵看未得,并刀祗解剪吴淞。”可见黄山留给他深刻的印象。谢稚柳看了山水风景,当时不描绘,经过积淀,去粗取精地创造出来。在他以后的画卷中,常有黄山的影子,特别是他的《松瀑鸣琴图》,那石,那松,那瀑流,那令人想到黄山。

  黄山归来,次年,谢稚柳又和张大千、于非闇、黄君璧、方介堪五人,到雁荡山游览。雁荡之游,张大千、谢稚柳在以后的画图中,三致意矣。他们先到了杭州,找到一辆小汽车,向雁荡山进发。雁荡山向以峰岗雄伟严峻著称,在大约方圆六百里内,有一百零二峰,六十一岩,四十六洞,十三瀑等奇景。其瀑布“大龙湫”则以宏伟奇丽享誉,自古以来,就成为诗人、艺术家抒情写意胜地。这次雁荡之游,张大千在雁荡草就《雁荡大龙湫》图画稿,回到上海创作始成。画面清幽奇颖,气象博大高远,是画家这一时期的得意之杰作。可惜人事倥偬,书卷飘零,张大千此一画卷,经广州商锡永收藏,是从厂甸画肆购得,后商锡永赠送广州友人王贵忱。1978年,谢稚柳南往广州,王贵忱出示此画。谢稚柳略微思量,遂即在画上加题,笔意醇厚娴雅,与张大千原题适相对称,不仅为画面平添墨彩,又补述旧游故事,相得益彰,使当代画坛佳话连绵。

  他们从雁荡山下来,经过绍兴东湖。东湖有船,船身狭长,不能并坐,而且是用脚划船,这就是浙江有名的乌篷船。张大千建议上船,泛舟湖上,众人皆应,唯于非闇总觉不是,骂张大千:“张八,大胡子,你想置我们于死地啊!”张大千说:“这可是你钓鱼的好地方啊。”这是因为,他们上了乌篷船,船身狭长,人坐在船上又不能动,动则船身就摇晃欲翻。这下苦了来自北方的于非闇,于坐船很不习惯,何况又是这种乌篷船,对张大千的建议很不高兴,只好说浙江落后,用脚划船,很不文明。此时,谢稚柳历数张大千的故乡四川内江的风俗习惯还不如脚划船文明,张大千只好生闷气。下船后,大家惊魂甫定,埋怨此行之险。此行是张大千约他们来的,就纷纷责怪张大千。这样,张大千更加生气,任凭谢稚柳逗他发笑,他也不开腔了。

  几十年后,谢稚柳谈起这段往事,仍然感叹:“大千心中可贵的乡情,那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

  为张大千代赋题画诗

  抗日战争爆发,张大千到了重庆,与张善子、谢稚柳相晤,畅叙途上颠簸流离之苦。整理行囊中,检得扇面一片,将自己在北平作的“三十九岁画像”画在扇面上,赠给谢稚柳。画自己头戴东坡高帽,身着汉装,表情严肃而有苦相,坐在巍巍铁干劲松之下,身前有一溪潺潺清澈流水,水中有几块石头,水在石边有流动的漩涡。画完之后,张大千在扇子的另一面题一首《浣溪纱》小令:“十载笼头一破冠,峨峨不畏笑寒酸,画图留与后来看。久客渐知谋食苦,还乡真觉见人难,为谁留滞在长安?”

  此图此诗,道尽了张大千的心情,辛酸苦辣,向老朋友谢稚柳尽情倾吐。谢稚柳深知张大千的苦衷,对他安慰了一番,又在一起画画作诗了。张大千在重庆盘桓数日,就携眷去了成都,然后在青城山住了焉。

  张善子、张大千兄弟与谢玉岑、谢稚柳情同手足,张大千常把谢稚柳当小弟看待,除了关心谢稚柳画艺的进步外,有时也不客气地请谢稚柳为他撰文赋诗,这本来谢玉岑生前干的事,现在却由谢稚柳来承担了。

  1939年,谢稚柳接到张大千从青城山寄来的一封信,展开一看,是一张四尺整张宣纸,张大千在宣纸上用白描双勾了一幅陈老莲的荷花,画上题款“溪山陈洪绶写于南峰之老铁轩”。此幅荷花为插在供中之折枝,张大千勾摹时,把供瓶省去,在那供瓶空下来的地方写了一封信给谢稚柳,其中说道:“友人严谷声其尊人雁峰先生为湘绮门人,此公好读书与藏书,为陕之渭南人,今海内数藏书者,严亦居其人。旧有《山寺讽读图》今佚,索兄补之。乞弟代拟一诗,能仿李长吉尤感。”谢稚柳不违张大千的心愿,随即代拟长吉体绝句及时寄去。张大千和黄君璧同游峨眉,回到青城山,接到谢稚柳代拟的另一首词,甚为高兴,随即又致信谢稚柳,“兹更有请求,此词系仲坚索和清真原韵,当时忘却告弟,兹将仲坚和词乞用其韵,仍以登峨眉为题意,企盼万千。”为张大千代笔赋诗撰文是很不容易的事,不只是要限定内容,还要限定韵律或牌,还要做得好,可以说是一件辛苦的差使。

  不仅如此,谢稚柳还要帮张大千售画。张大千到了四川之后,听到去过敦煌的严教斋、马文彦的描述,兴趣更浓,决心去敦煌一游。但此时没钱。为了筹备款项,一方面开画展卖画,一方面托朋友卖画。此时谢稚柳利用关务处及在《中央日报》任经理时的朋友关系,为张大千销售了不少画。对此,张大千深表感谢。

  张大千与谢稚柳

  为张大千辩诬

  1941年5月,张大千率夫人杨畹君、次子心智再赴敦煌。张大千本来准备到敦煌走马观花,流连三个月即回成都。但是当他走进莫高窟,即被满壁古代绘画精美彩塑所惊倒,遂决定将观摩时间由三个月改为半年,半年不够,再往后延长。

  敦煌艺术之美,张大千要与朋友分享,他首先想到的是谢稚柳,于是就给谢稚柳写信描述敦煌的光辉艺术,并请他到敦煌来共同研究壁画。

  接到张大千的信,谢稚柳心想,凭着大千的才识、眼力,对那里的艺术价值的判断肯定是不会错的。谢稚柳毕竟是江南才子,凭着自己的艺术感觉,觉得那是一个神秘的艺术海洋,是一部博大雄奇的巨著,是他谱写艺术生涯新篇章的好地方,他决意西行。

  在敦煌工作的日日夜夜,谢稚柳越来越感到这种自觉工作的伟大意义——不仅在于研究艺术的历史,还在于揭示中华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

  有一天,谢稚柳正在洞里量啊,写啊,记啊,想啊,忽然听到张大千在洞口喊他出来。谢稚柳从洞子里走了出来,看到有一个人正在和张大千说话。来客是敦煌县政府的,先用不大友好的目光瞅了瞅张大千,又瞅了瞅谢稚柳,说:“有人说你们不爱惜壁画,毁坏壁画!”“什么?我不爱惜壁画,毁坏壁画?”张大千将手一伸,“拿证据来!”客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电报纸,递给张大千。张大千迅速地把电报看了两遍,勃然大怒,大声喊道:“不把伯希和、斯坦因当强盗,反而把我们当贼人,有意找我们的麻烦,岂有此理!”谢稚柳拿起扔在桌上的电报,看到上面写着:“张君大千,久留敦煌,中央各方,颇有烦言,敕敦煌县县长,转告张君大千,对于壁画,毋稍污损,免兹误会。”谢稚柳看完电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没有作任何解释,只是用嘲讽的口吻质问来客:“怎么?弥天大罪?我们排除了窟前的流沙,这是破坏?我们为洞窟编了号,这是污损?他们坐在万里之外,夏啃西瓜,冬吃火锅,那就是对壁画的保护?”

  受到一连串责问的客人,脸色反而开朗了。大千和稚柳带领客人看看画室,客人看到室内都是宣纸、画布和那刚刚临摹的壁画,他站在那里看得入神,不用过多的解释,心里已经全明白了。谢稚柳站在那里,总觉得这是事出有因,否则,怎会发来这样的电报呢?他想起了,这可能是和他到来之前,张大千在第二十号石窟干的事情有关……

  张大千

  那天下午,张大千率领学生们在第二十号石窟临摹,注意力集中在东壁左面的一幅宋代壁画上,目光偶然落到右下角,看见早已剥落的那小块壁画下面,内层隐隐约约有颜色和线条。他赶忙蹲下去,靠近一看,果然是斑斑点点的颜色和线条。啊,原来是画下还有画。

  当天晚上,张大千到寺上的老喇嘛处请教,老喇嘛想了一阵才告诉他:“我幼年进庙时,有一次老法师带我观摩壁画,曾经对我说,莫高窟到处是宝,画下有画,宝中有宝,其他我就不知道什么了。”

  张大千和学生们反复商量,决定剥掉那层壁画,重现内层壁画的旧观。剥落前,他们将上层壁画照原样临摹下,然后再剥掉那幅宋代壁画,下面果然是一幅敷彩艳丽、行笔敦厚的唐代壁画。

  谢稚柳向客人讲述了这样的过程,就说:“要是你在这里搞临摹,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也会把外层壁画打掉的。”

  谢稚柳对张大千介绍的第二十窟,作了详细考查,内层的这幅壁画,是唐开元、天宝年间所作,对研究唐代绘画艺术提供了直观材料。谢稚柳在笔记上写道:“天宝之唯一可证者,为第二十窟。”

  对于张大千剥落壁画之事,人们一直记在心中,而且是一个已解之谜。1982年,谢稚柳香港之行,新闻界又再次提及张大千打掉壁画之事。谢稚柳说:“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讲敦煌壁画的结构,敦煌的墙壁是戈壁滩的石子,一块块砌成的,墙壁不平,要在上面画画,先要在墙壁上涂上泥巴、石灰,把墙壁铺平。敦煌壁画,由北魏至宋。历代前来祈福求神的人很多,敦煌的墙壁前人画满了,后人再在墙壁上涂一层泥巴,一层石灰,继续再画,经历若干朝代,目前敦煌的墙是厚厚的,由好几层壁画组成。张大千打掉的两幅壁画,外层画的是五代作品,内层是唐代天宝年间的壁画。我到敦煌之前,张大千将这两幅壁画的外层打掉了,没有亲眼看他打掉的过程,要是你在敦煌,也会同意打掉的,既然外层已被剥落得无貌可辩认,又肯定内层里还有壁画,为什么不把外层去掉来揭发内层的精华呢?”

  知大千者,稚柳也。

  ——————————

  郑重:知名报人

  1935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县农家,1956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分配到文汇报社。在文汇报工作近四十年,从事采访、评论、理论写作及编辑工作。《文汇报》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郑重著有《谢稚柳传》、《唐云传》、《林风眠传》、《程十发传》、《张珩》、《收藏大家》、《海上收藏世家》等。

  本文原标题:《谢稚柳的民国往事》改为《知大千者,稚柳也》

  郑重口述,鲍广丽整理

来源:中国美术报 责任编辑:简宁
53K
>>相关新闻
• 李叔同、丰子恺和钱君匋:因为刚好遇见你
• 齐白石:我画山水诸多非议 我要绝笔了
•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 陈师曾与湖州籍艺术家金城杨莘耜趣事
• 吴昌硕:寒酸小吏 书画大家
• 吴昌硕:寒酸小吏 书画大家
• 一封首度面世的女人来信 再揭张大千晚年情爱细节
• 吴湖帆与周鍊霞:有知己 慰余生
• 书画大师启功:我买艺术品不是为了收藏
• 熟极而“油” 吴昌硕晚年轶事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贾广健:画院发展要有大舞台 贾广健:画院发展要有大舞台
  • 天津中国画学会首届作品展开幕 天津中国画学会首届作品展开幕
  • “当代玩家”刘栋论道茶与金石 “当代玩家”刘栋论道茶与金石
  • 马孟杰中国梦系列书道展在东京开幕 马孟杰中国梦系列书道展在东京开幕
  • 南开画院建院40周年书画作品展 南开画院建院40周年书画作品展
  • 天津美协花鸟画专委会作品展开幕 天津美协花鸟画专委会作品展开幕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