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杨琼:艺术批评,赞歌还是揭短黄剑武:从批评看全国美展的审美危机多彩贵州大型书画作品展亮相中国美术馆朱青生:艺术是让你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李春山 张晨阳 王肖霏三人油画作品展开展郑板桥《修竹清石图》1046.5万元成交200余件良渚玉器亮相重庆 助良渚文化传播代斗彩瓷:轻盈秀丽,尽显柔性之美第六届西部少数民族青年美术家高研班作品展开幕18世纪瓷器将惊艳亮相纽约陶瓷玻璃艺术品展无心泼墨成丹青 吴佳君谈书法之美邮市遇冷 生肖邮票交易差强人意艺术江西学术邀请展在江西省展览中心开幕“用艺术唤醒良知”沈军作品展沪上启幕老窑瓷:越窑是青瓷中最重要的一支杂色釉素三彩:色彩缤纷的弘治朝瓷器黄剑武:中国当代艺术油画群体的国际学术形象水彩画与中国画的绘画异同分析对鲁本斯的重新定位:启发灵感的肉体上海嘉禾2017秋拍 预展现场人气旺旺旺“心源自照—天津著名画家作品邀请展”在西洋美术馆开幕著名画家刘国胜笔下的鱼-2018戊戌台历欣赏清俊淡雅,意趣天成-著名画家张晓彦2018戊戌台历欣赏天津市文艺界新时代“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2018“文艺进万家”活动全面启动“新时代-做好中国人写好中国字”书法展在鸿春艺术馆开幕天津画院青年美术创作研究中心首批入选青年油画家作品展开幕90后艺术家王储在津首办个展 展示童贞世界的美好与奇妙天津画院青年美术创作研究中心首批入选青年油画家作品展12月26日开幕丹青笔墨蕴真情—天津书画家献爱心资助30余名困难学子寒梅听雪 不忘初心—丁玉来、陈新立、聂瑞辰画展在沧州举行“不忘合作初心 继续携手前进”民进书画展在6号院开幕画家宋唯源收王文波为徒 津门书画名家纷纷表达致贺视频:王深、韦韬全国巡回展北京宋庄站开展文雅在兹—著名山水画家姜金军中国画作品展在威海美术馆开幕中国高等美术院校基础教学研讨会暨纸本绘画作品展在天津美术学院举行
首页 >> 美术评论 >> 正文

杨琼:艺术批评,赞歌还是揭短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7-12-29 11:35

    《读书》杂志封二开设了一个名叫“文墨家常”(前几年叫“画说”)的栏目,每期都会在“漫画”下面附一篇短小精悍的杂文。

  陈四益、王蒙先生都曾为该栏目写过文字。“文墨家常”栏目文字虽短(四五百字),却具有引导批评讲真话之作用,在轻松、幽默、诙谐的语言背后是作者充满问题意识的“质问”。

  王蒙

  在一个普遍讲假话、唱赞歌的大环境里,尽管这个声音有些虚弱,亦可以起到强身剂的作用。

  近一些年来,文艺批评界普遍感慨敢说真话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即便说,有时候也是很委婉的,而少数曾经敢于说真话的人,如今也是金口难开,少问世事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讲求经济效益的多元化的时代,艺术适逢宽松的生存环境和千载难逢的发展契机,但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审美判断、价值判断,乃至道德取向时,艺术创作和批评也不可避免地被这个时代烙上了功利的印记。

  正因为如此,艺术批评似乎失去了独立自主的品格,偏离了道义和操守的轨道,艺术批评已然患了严重的“失语”症似的。

  鲁迅先生曾经无不愤慨地指出,时下的文学批评“不是举之上天,就是按之入地”,说明了文学批评的非正常性,要么是叫好声一片,褒奖、鼓吹,锦上添花,无所不能;要么是骂声一片,贬抑、指责,落井下石,一无是处。

  鲁迅先生很愤慨:时下的文学批评“不是举之上天,就是按之入地”

  时下艺术批评界,似乎就存在这两种批评方式,一是赞歌式的批评,一是揭短式的批评。

  表面看来,似乎人人都反对唱赞歌,但是一旦关乎自身利益时又希望别人也为自己唱一次赞歌。事实上,唱赞歌也是要分对题和不对题的,古人对于批评的态度就多是采取“赞歌”的方式,但对这个“分寸”拿捏点很好,并非盲目鼓吹。

  换句话说,古人在对前人或同时代人的作品进行评论时,多是分析议量其优点,而极少持批评态度,揭短的情况更是鲜见。

  美国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曾说:“真正的文化以同情和赞美为生,而不是以憎厌和轻蔑为生。”

  这句话或许能从另一种文化的角度诠释中国传统的批评方式并非一无是处。艺术家可以通过卖画来维持生活和创作,批评家为什么就不能通过卖文来养活自己呢?

  在中国人的意识里,根深蒂固着这样的观念:似乎知识分子一旦与金钱沾上边就是低俗堕落了,难不成要让批评家为了坚持所谓的高洁而饿死不成。

  有时候,朋友批评、圈子批评、甚至是“红包”批评,未必就是狼来了。

  “红包”批评

  任何事都有相对性,不必一棍子打倒一群人。唱“赞歌”并不可怕,清唱还是伴奏?真唱还是假唱?原唱还是加入失真效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批评家如果能坚持自己的良知、态度和立场,适当说几句赞美的话未尝不可,权当是对艺术家的激励,不能因为说了几句好话就认为是受了别人的好处,无端指责甚至围而攻之。

  诚然,对那些毫无文学批评原则、惟孔方兄“说话”的批评家则另当别论。相对而言,揭短式的批评要比唱赞歌更不受人待见。

  从心理接受的角度来看,实事求是地分析、议量作品的优劣,就事论事,不带偏见,这样的批评方式更受欢迎。

  最近,微信朋友圈被名为“字画收藏”的微信公众号发的《历代大家怒骂今人书法,笑晕了!》的帖子刷屏了。

  在这个帖子中,作者借古人——如王羲之、徐渭、八大等人——之口,以分身术一人扮演众多人之角色,使尽讥讽之能事,把一些当代书法大家批得体无完肤。

  这是典型的揭短式批评,作者似乎不只是针对作品进行分析、议量,而是带着“憎厌和轻蔑”的态度来看待这些书法家及其作品的。

  表面看来,这种“揭短”似乎够真实、够直接,甚至有些矫枉过正的意味,而且不乏鼓掌附和的读者,但并不值得推崇,至多也是餐饭之余的话题罢了。

  王广义 《大批判》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者借助了一种难以达到的文化和艺术标准,并采取一种极端的批判手法,企图对那些已经处于偶像地位的名人进行摧残,以此来引起读者的关注,从反向的角度来树立起自己的批评权威性。

  前些年,文艺界“酷评”“谩骂”鲁迅、余秋雨、王蒙等现象就属于这类批评。

  唱赞歌不推崇,揭伤疤亦不足取。正是因为这样,有人甚至提出,艺术创作不需要艺术批评来应和。尽管这可能是一句气话,但无不说明今日批评界已经病得不轻。

  健康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之间的关系应该类似于刀和磨刀石之间的关系,磨刀石虽然不能直接切割东西,却能让刀变得更加锋利——让艺术创作健康、理性地发展才是艺术批评存在的本质。

  中国历来就不缺艺术家,艺术家多了,作品自然也就多了,各类展览、笔会、研讨会随之也会增多,艺术的繁荣同时也带动了艺术批评的发展。但食物多了,谁都想分一杯羹,在繁荣的背后不乏血和泪的控诉,代价实在太大。

  其实,艺术批评的“迷失”由来已久,只是在大众传媒时代更加凸显罢了。

  常玉 《八尾金鱼》

  从外因来看,是大众传媒时代的快餐文化削弱了艺术批评的接受性,没有太多人愿意花时间、耗精力去读那些相对难啃的文字,而大众传媒的时效、简明、口味繁多的特点恰好及时填充了他们内心无聊的空白。

  从内因上看,面对花花世界,在名利的诱引下,批评家自己开始耐不住寂寞了,铁板烧代替了冷板凳,艺术批评为适应某些口味而点名入座。

  最可拍的是,批评家在批评别人时要么俯首称是,要么横眉冷对;但在接受别人批评时要么一脸不屑,要么恶语相攻,容不得批评、自以为是的个性愈来愈彰显。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批评家能否坚持自己的精神立场和职业操守,艺术批评能否做到针砭时弊、拨乱反正,的确充满诸多不确定因素。(作者 杨琼)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责任编辑:简宁
53K
>>相关新闻
• 黄剑武:从批评看全国美展的审美危机
• 朱青生:艺术是让你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 无心泼墨成丹青 吴佳君谈书法之美
• 水彩画与中国画的绘画异同分析
• 画家需要深厚的传统文化滋养
• 俞越:刻字艺术需“传、帮、带”
• 段运冬:青年艺术家的资助及其担当
• 最贵中国艺术品不是“救世主”
• 《国家宝藏》为什么如此火
• 传统国画的生命在于创造性转化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天津写生美术作品展在美术馆开幕 天津写生美术作品展在美术馆开幕
  • 天津市第九届书法篆刻展开幕 天津市第九届书法篆刻展开幕
  • 霍春阳花鸟画艺术研究所在津成立 霍春阳花鸟画艺术研究所在津成立
  • 中国书法艺术大展在天津开幕 中国书法艺术大展在天津开幕
  • 名家国画邀请展在青创美术馆开幕 名家国画邀请展在青创美术馆开幕
  • 第九届中国体育美术展在津开幕 第九届中国体育美术展在津开幕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