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人工智能画作高额成交后的反思年参观人数近10亿 中国博物馆如何激发内生动力孔达达:说不完的董其昌文物“预保护”是有益探索村上隆:艺术和商业不是对立的两面广东省古驿道文创大赛作品展在广州举行解密广州宝藏:清代珠江版“清明上河图”首提文物近千件 紫禁城里过大年全国散文书法摄影作品征集活动评选揭晓综艺引发博物馆热潮 文创火爆《国家宝藏》也上新《中华续道藏》编纂出版工程启动中国美术研究要持守学术自律第三届中国艺术产业园区发展论坛在深圳举办清华简十年:古书重现与古史新探跟随观展热潮领略董其昌的书画境界产业艺术设计 锁定当代新锐力大美墨韵:2018中国画名家提名展将举办南京举行国际当代艺术展“滚动的雪球”2018武汉“红T/象素”当代时尚图像艺术展浙江温岭博物馆开馆 国宝青铜夔纹蟠龙盘亮相喜迎“双节”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诗联书画展在中国楹联博物馆开幕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2018京津冀三地区优秀书画交流展在北辰美术馆开幕沽水流芳——“画说天津”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创作选题会在天津画院举行岁末津城不可错过的艺术盛事——鼎天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12月28日开槌墨彩流香—赵余钊中国画作品展将亮相潍坊浞景学校张大功奥林匹克收藏博物馆津籍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开幕 获奖玉石雕《赶大营风云录》与观众见面“咬定青山不放松”韩宝勇书法展在天津文化中心图书馆开幕2018天津市水彩画专委会第十二届作品年展在天津财经大学开幕“不忘初心”徐伯全2018个人画展在天津举行《我爱你中国》大型美术作品集(天津卷)将于2019年十一前夕面世刘国胜、窦宝铁农历己亥年2019年挂历欣赏素心若雪——肖培金农历己亥年2019年台历欣赏东丽区文化馆积极探索艺术普及模式 今年“人人都是艺术家”公益讲座圆满收官素心若雪——肖培金农历己亥年2019年台历欣赏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集邮文化展在天津高新区举行
首页 >> 美术评论 >> 正文

人工智能画作高额成交后的反思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18-12-26 11:39

    今年10月,法国艺术小组Obvious用人工智能(简称AI)而完成的《埃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中以43万美元成交。这一新闻激发了一系列关于AI艺术以及AI与人类关系的讨论。在BBC最近的一篇报道中,作者Thomas Graham写道,AI艺术的“背后操手”依然是人类,AI能够帮助人们探索与突破认知的界限,对于AI艺术的讨论最终落于对于人类创造力的发问。

  今年早些时候,一份神秘的新闻稿降落在记者们的收件箱里,如同电脑游戏中“游戏结束”的画面那样,上面写着“创造力不只为人类所拥有”。写下这份新闻稿的是一个名叫Obvious的法国三人艺术小组,他们声称,他们的人工智能(AI)能够创造艺术。这是他们一系列宣传的第一步,最终,他们、或者说他们的AI所创作的肖像画出现在佳士得拍卖中,预估价格低于1万美元,最终以43万美元成交。

  艺术小组Obvious的成员之一Pierre Fautrel与《埃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合影,贝拉米是虚构的18世纪家族,埃德蒙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

  肖像本身看起来斑驳不清,似乎尚未完成。眯着眼看过去,这幅画好像能够符合伦敦国家肖像馆的要求。睁大眼睛,则感觉它模糊而古怪:一张苍白的圆脸浮现在朦胧的画布上,三块深色的区域意味着双眼和嘴巴。作品的“笔触”看起来是像素化的。在作品的右下角,作者的签名则是一串算法。那么,这幅画是否是机器“眼中”的我们?也许,跨过人类认知的偏见,这就是我们的模样。

  这幅肖像被列为第一件在拍卖中售出的AI艺术作品,使Obvious一下子成为了媒体口中一种新艺术的旗手。他们的营销利用人们对于AI的焦虑感而激起兴奋。媒体上涌现出一系列让人恐慌的疑问:这是艺术吗?对于这样的作品,艺术家和拥有者分别是谁?如今机器也具有创造力吗?

  所有的疑问都是合理的,却又是不成熟的。正如Obvious所暗示的那样,技术远远没有达到先进的程度,而公众对AI是什么、能够做什么充满困惑。Obvious的营销正是巧妙利用了这一点。

  肖像右下角的“算法签名”

  AI的智慧

  AI艺术已经有50年左右的历史,但是Obvious的肖像掀起了新的浪潮。过去,用电脑来“生成”艺术的人们必须写下代码,指定所选美学的规则。对比之下,这种新浪潮运用的算法能够自己学习审美。然后,它们能够根据生成对抗网络(简称Gan)来生产新的图像。

  Obvious的肖像右下角的签名就是Gan算法。Gan并不是一个网络单独工作,而是让两个网络彼此竞争。它模拟了艺术伪造者和艺术侦探之间的互动。二者基于同样的数据训练而习得审美,一个生成新的图像,即模仿展示给它的东西,另一个则评判它们是生成出来的还是真实的。直到“侦探”无法分辨什么是生成的、什么是真实的,整个过程便结束了。佳士得拍卖上所卖出的这件作品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这幅肖像并不是AI所生产的唯一图像。事实上,这不过是它能够产出的无数张画中的一张。由于某些原因,Obvious三人组选择了它,他们认为这张画最“恰当”。他们也参与了整个过程的其他步骤。他们在AI开始之前对它进行了编程,然后选择了1.5万张肖像供它学习。在右下角的Gan算法签名是一种“狡猾”的营销手段,其实并非AI自己创作了这幅画。

  事实上,这甚至不是他们的AI。佳士得拍卖结束后,人们发现这个AI其实是另一位艺术家Robbie Barrat的作品。他对其进行了编程,用视觉艺术百科网站Wikiart来训练它,并且利用它生成了大量非常相似的肖像,之后,Barrat将代码发表在网上,附加上开源许可证,这样其他人也可以免费地使用他的AI。因此,Obvious的肖像不仅不能归功于AI,也不能归功于Obvious。

  了解了这些之后,围绕佳士得拍卖而产生的风暴也逐渐平息。AI并不是独立生产作品,从人类意义上来说,它没有创造力。这无疑和所谓的强人工智能,也就是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那些有感情、有目标、能够独立思考的机器不一样。不过,作为一个工具,它的确能够做出有意思且让人意外的事情。

  AI的艺术

  使用AI的艺术家并不担心会被取代。他们打造了这些机器,每天和它们一起工作,他们了解机器的局限性。艺术季家们所感兴趣的是“共同创造”(co-creation):AI让他们得以超越自己已有的能力。Mario Klingemann是在艺术中使用AI的先锋之一,他将其视为一种延伸人类认知的途径。

  Mario Klingemann是在艺术中使用AI的先锋之一

  “最终,你会囿于自己所见、所听或者所读,在这个范围内,你不太会‘失灵’,”Klingemann说道,“有些人会通过吸毒来达到这种突破,但这只会带来更荒谬的联系。然而,机器则能够让你实现这种突破。因为相比人类大脑,机器更容易失灵或者偏离轨道。在这个过程中,常常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有趣的事情发生。”

  运用AI的艺术家们不只是简单地复制代码、点击运行按钮,而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设定。Klingemann建立生成模型的系统,他将它们连在一起,用一个模型的输出结果来训练另一个模型,直到最终的图像和原始输入相距甚大。Anna Ridler创造了独特的数据组来训练她的模型,比如拍摄成千上万张郁金香的照片,然后训练AI生成郁金香根据比特币价格浮动而“开花”的视频。Sougwen Chung基于自己的画作来训练AI,让它将学到的风格转化到她身旁的机械臂上。结果是一种“画笔的二重唱”,艺术家和她的机器之间自发的互动。

  Sougwen Chung基于自己的画作来训练AI,最终形成“画笔的二重唱”

  Anna Ridler拍摄成千上万张郁金香的照片,训练AI生成郁金香根据比特币价格浮动而“开花”的视频

  乍看之下,AI艺术圈似乎受到视觉艺术家的主导,因为在人们印象中AI必须要善于创造图像而非文本或声音等等。但事实是当AI尝试模仿它被训练的东西时,常常会出错,而视觉艺术只是对此更为宽容。正如Klingemann所说,“眼睛闭耳朵更宽容。”

  当然,也有在文本和声音上探索AI的艺术家。Ross Goodwin就是其中之一。他研究文本和计算的交集。在Goodwin的最新作品中,他驾驶一辆黑色轿车上路,轿车和相机、扩音器、电脑相连,“吐出”像超市收银发票那样无止境的数据。“这个项目背后的理念在于让轿车像一支笔那样写出小说,”Goodwin说道。车外的风景、车里的声响、时间和空间都被输入AI,然后将其转化成小说。“当你阅读的时候,你正在成为作者,因为文字的背后没有人类的意图,”Goodwin表示,“你开始将意义投射其上。读者成为了作者。”

  Goodwin用AI写小说,将轿车变成一支“笔”

  意图的空缺正指向AI艺术概念转换上的核心。“这是一个让人反思何为人类、何为智能的机会,”Kyle McDonald说道,他是一个将AI运用于舞蹈的艺术家。“当我们建立这些模仿我们自己智慧的算法时,我们有机会明白一件事:创造力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艺术是好的或是坏的?我们和艺术的关系是怎样的?作者身份有多重要——如果我听到一首很美妙的乐曲,那么它是由人类或AI创作重要吗?”

  大多数艺术家嘲笑AI具有创造力的观点——但是这取决于你如何界定创造力。AI显然创造了一些东西,有时候它们的方式新颖而有效,不过,它们这么做是毫无意图且没有意义的。是人类对它们的输出进行了演绎和筛选。“机器没有创造任何东西的意图,”Klingemann说道。“就好比你生火,火产生了一些有趣的形状,但归根结底火并没有创造力——是你幻想出形状,然后看到了图案。AI也是一团火。”

  Kyle McDonald将AI运用于舞蹈

  与其提出“机器是否可能拥有创造力”的问题,也许我们应该问的是“相信机器具有创造力对于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AI领域的重要人物之一Douglas Hofstadter曾写道,“有时候,AI的每一步新进展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在真正的智能是什么上达成一致,而只是揭示了真正的智能不是什么。”同样的问题也适用于创造力:机器所实现的东西越来越多,对于创造力的标准就越来越高,我们对人类创造力的理解也越来越深。“最终,AI与我们的竞争总是迫使我们做得更好,” Klingemann说道,“从而让人看清是什么让我们人类与众不同。”(作者 Thomas Graham 编译 钱雪儿)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简宁
53K
>>相关新闻
• 孔达达:说不完的董其昌
• 文物“预保护”是有益探索
• 村上隆:艺术和商业不是对立的两面
• 中国美术研究要持守学术自律
• 中国古代“莲华化生”形象与世俗化观念的变迁
• 阿根廷当代艺术的三个面向
• 40年,中国水墨点染出新传统
• 助力创新创业 艺术院校何为
• 靳尚谊:观念艺术不是油画的方向
• 中国先哲大智慧的创造表达与实践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天津高新区第五届文化艺术节主题活动 天津高新区第五届文化艺术节主题活动
  • 陈浙闽同志在天津画院参观调研 陈浙闽同志在天津画院参观调研
  • 孟庆占的绘画与乡愿 孟庆占的绘画与乡愿
  • 天津书画名家走进海洋高新区 天津书画名家走进海洋高新区
  • 与佛有因-天津书画名家走进鹤艺轩 与佛有因-天津书画名家走进鹤艺轩
  • 天津工笔女画家到航天城社区公益辅导 天津工笔女画家到航天城社区公益辅导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