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新女性”画家共话新时代精神 天津市青年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举行1/4 薛若冰个展 only a little bit I could express 在森林中国美术馆举行天津市美术家协会组织画家到津南区采风写生天津铁路办事处“抗疫情、庆祝建国71周年”书画笔会活动举行苦履宽怀——王树秋书法作品展将于10月24日在山东云龙美术馆开幕素处以默鉴古今 笔正墨纯开新境——夏湘平书法艺术管窥1900余件文物展品回顾抗美援朝舒勇用艺术呈现“抗疫精神” 院士专家团莅临巡展现场洛阳龙门石窟取得六大考古成果叶嘉莹:把不懂诗的人接到诗里来中国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周美洪:千年徽墨需代代传承景德镇古窑捐赠历代古代陶瓷窑炉图纸苦履宽怀——王树秋书法作品展将于10月24日在山东云龙美术馆开幕脑洞大开┃大众篆刻艺术还能这样玩!从孤岛弃儿到女画家——记民间画家朱芝花夏宝珍:陶醉山水间——我学习山水画的感悟祝林恩:刹那间·速写旧稿|我为工人画速写高庆春书法艺术的心灵原稿高庆春|老春山房印话:心足身长闲喻建十:日本现代书法家西川宁中国画艺术断想从“此中真味”看中国哲思——齐白石艺术展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2020中国水墨年鉴展启幕——探究打开水墨的新方式上海荣宝斋九周年书画精品拍卖会将举行——推李可染《渡江图》等一批库存作品中国书画报常务副总编路洪明:宝鸡青铜器对中国文化的贡献绝无仅有
首页 >> 书法 >> 正文

素处以默鉴古今 笔正墨纯开新境——夏湘平书法艺术管窥

天津美术网 www.022meishu.com 2020-10-22 23:33

  夏公湘平,湘潭人氏,字迪善,德龄堂主人,庚午属马也。夫鲐背之年犹自鹤发童颜,目若朗星,逸气遒拔,风度翩翩。每逢雅集,丰神萧散,巧捷万端,觌面者无不称奇!昔闻先贤有 “耽书遣百忧”、“寿从笔端来”之谓,今始信也。

  公垂髫之年,闾巷唤作湘伢子。祖翁乃乡贤,以丹青闻于乡里;其父善书,于隶尤工。当是时也,兵燹灾眚,路实多岐,丝无定色。世事危艰,楚地学风反甚。虽出身耕读之家,却好五色涂鸦。一日偶得祖翁画料,便东涂西抹,四处留墨,且领袖如皂,唇齿常黑。其父睹其窘状,颔首轻摇,啼笑皆非。见孺子近朱墨可教,遂授颜楷何隶各一册。湘伢子爱不释手,夕惕不息,昃不暇食,几近痴迷,遂与丹青翰墨结缘,以是称于乡里。

  己丑秋,军政大学招贤纳士。湘伢子只身前往应试,一举中第,俄而入列部队文化战士。蹑足行伍间,崛起阡陌中,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自此,启牖开轩,步入书画人生。始主攻丹青,焚膏继晷,韦编三绝,版画国画油画皆次入军展国展,以画享誉军内外,名重一时。后以奉调晋京,主事全军文墨,书画双修,登堂入室,渐入佳境。公壮岁属意书法,专攻八分,亦治他技。由丹青至翰墨,始基于点画,后精于点画,遂忘于点画,盖凡三变而至化境,为同道所推许。久之,乃得夏隶之美誉。

  何谓夏隶?书家学人见仁见智。或石门底色说,或汉隶变异说,或隶韵草情说,或引草入隶说。众说纷纭,不一而足。窃以为夏公自况最为洽和。曰:不伦不类,非马非驴,无法无天。既不泥于古人,也不趋步今贤,亦不模拟时尚,更不墨守故我,故曰四不像。据此申言之,即颜楷发凡,绍基夯底,根在汉隶,主参石门,佐以张迁曹全,金文简帛,摩崖石刻;继之尊古非古,博观约取,杂糅百家,融于众书,转益多师,集百家之美,成一人之奇。此乃夏隶,独此一家,何来像谁?然情入笔端,力透纸背,气象苍茫,韵味绵长,无人类比。

  夏隶之称谓,非人为炒作,弗御玺属意,不知发轫何时,肇始何人焉!华夏文化,以德为本。然德厚艺薄者,艺未必流光;德薄艺厚者,艺亦难登大雅之堂。蔡京字美,后世恶其为人,宋四家之蔡,弃京而取襄。觉斯书法直追二王,然降臣贰子,失节事大,终因人伤书,未能封顶称王。昔献之方学书次,羲之密从其后掣其笔,不得。学人书家立乎其小者,注疏为执笔贵紧,误导历代习书人。此寓意右军书道之形而上: 心正笔直,中庸不邪,沉稳不飘,而非拘于用笔之器识。书乃综艺,然立品当为魁首也!

  公生性孤高,抱璞守真,不喜周旋荣贵,以酸苦自守。夫孳孳矻矻,砚边研墨垂九十载,执中正椽笔,行做人大道。直线加方块之旋律,铸就军人豪迈,横竖加撇捺之线条,成就书家磊落。恬澹清心,卑以自牧,德隆望尊,翩翩逆阪走丸、迎风纵棹之高士,有古君子之风焉。默存先生尝言:大抵学问乃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书法雅事,其揆一也,须远离浮华喧嚣,笃守柴扉山门,混迹闹市而得其道者,盖寡也。方其物欲横流、人心不古,公摒窗外鼎沸市声,挡世间万丈红尘,气沉丹田,心如止水,青灯黄卷,皓首穷书。今之书界乱象丛生,庙堂江湖鱼龙混杂,毁誉参半者伙,追名逐利者众,而能守一方净土,掘一泓清流者,寡闻鲜见甚或罕见其俦!“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夫踽踽独行之夏公,积长年修为之德艺双馨,暮年抱得夏隶归。

  凡艺,皆表意之媒;书法,乃抽象之符。叙事论物,表情达意,全在点画墨色之间。落笔成象,因象生意,故有寻象观意、得意忘象之谓也。然物有本末,意在笔先,字居心后,书之美丑,在心兴手。即先有心书,后有手书,慧中方能秀外。夏公宅心仁厚,口不臧否人物,言不月旦春秋,然对书界流弊素来直言正谏。何以当代无大师?巷议庙争,然夏公一剑封喉:病在重手轻心。徒形观之,字乃手挥而就,人辄以手为上,重手轻心。流弊所及,尝见苦求未果者,朝夕染翰,十日一笔,月数丸墨,盘桓墨池不忍去,但知手能转笔,不知心能转腕矣!如此舍本逐末,岂不困哉?公期期以为不可!人灵万物,心主百骸。心为思之帅,手为思之卒。纸上篆隶草行楷,点画粗细,墨色浓淡,轻重缓急,高低疏密,皆由心主运筹帷幄,排兵布阵。故书非写就,是为修成。有鸿儒硕学者,因以饱读诗书,腹笥丰赡,绣口一吐,即是半个盛唐;虽不摹伯英临池尽墨,然下笔一挥,便也满纸云烟。所为者何?通文史哲乐,能金石义理,会考据辞章,长诗赋小学,善训诂文学。故刘熙载云: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东坡亦云: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终不能尽妙。此三如三不足,皆为心学之不彰。嗟乎!心学不彰,无心之云鹤讵能作鲲鹏之飞耶?

  每与夏公论书,公言必称书情,且辞旨激切,始甚以为怪,后乃叹服。以公视之,情动于中,发声为歌,构形为书,心手达情,故情乃驭书之君。《兰亭》思逸神飞,《祭侄稿》激越悲愤,《寒食帖》苍凉孤寂,皆为折桂之钥。书家功夫,三分法度,七分法外。法内即运笔用墨,所谓技法是也;法外即情愫心绪,所谓书外功夫。法度绳墨,步武庹尺,藩篱森严。有法度之制者,不可巧以诈伪;有权衡之称者,不可欺以轻重。法度外乃无疆之域,可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神与物游。书家若竞颉颃轩轾,非法度内施笔墨之巧,乃法度外情感摅骋。闻此,吾抚掌击节,若醍醐灌顶也!复览公之书作,“敢遣春温上笔端”,字里行间和煦弥漫,满纸篇章云烟氤氲,点画有情,横竖有意,笔笔饱满,字字温润,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即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是也。称夏隶为情隶,思忖未为过也。夏隶不泯于众人而独立标高,无他,盖源于此!

  公齿龄岁增而人不老,人皆奇之:奔期颐却精神矍铄,书艺日精又日日新变。吾久窥公之深心,欲钩其玄机,然公心难测,止能悟得大概:有赖于文心不老,任蝉蜕龙变不知足,故艺术青春长驻。法无定法,佛无定相。变者,法之至也。若执法不变,纵能入石三分,终非自立之体,止能号为书奴。丙寅年间,受命书《唐山抗震十周年纪念碑》。是时,历经汉碑、石门、摩崖、魏碑、二爨、楷草等诸体之心摹手追,鬓发如云,不屑髢也。从“我注六经”到“六经注我”,不宗一家,乖悖成法,至于无法,可谓得矣。虽书体为隶,然结字近楷法,由扁变长,横生魏碑、楷书、二爨等行笔意趣,乍现草情隶韵之端倪,一时别开生面,然亦备受诤讼,目之为隶变之始作俑者。壬申年间,《离骚碑》当为其坐标。从魏碑回归汉隶,非简单重复而呈螺旋上升,“于众碑学习焉”而又不囿一碑。结字倾斜,略取纵势,大开大阖,体气高妙,颇富庙堂之气。尤以陶性寄情,溢于笔端,达于神采。“长太息以掩涕兮”,行行家国情怀,字字行吟离骚,榫对卯合屈子忧世之浪漫情怀。丙戍年书《朝阳阁赋碑》,提墨纵体,发翰摅藻,解衣般礴,忘怀楷则,太白诗法如李广,随心所欲不逾矩。起笔蹙衄,杀笔存结,劲松倒折,落挂石崖。屈铁盘丝,彀入折股画沙里;篆籀笔意,尽在屋漏痕迹中。夫公所书三碑,“书如陈酿不求甜”,老僧补衲,万岁枯藤,苍劲雄浑,朴茂古拙,妙有余姿。几近十年一碑,一碑一变,一变一面。非斫轮老手断难如此达摩万态,百变金身。一如散耳所言:“有法兼无法,今人认古人”;有方家论夏隶:学古变古,学法变法。诚哉斯言!一切皆流,无物常驻。变则日新,新则不老。公恒变,焉能老?

  夫每观公之书作,如临壁立千仞之兀立奇峰,峰峦迭嶂之悬崖峭壁。傥言视觉冲击之甚,未若心灵震撼之剧也。蓊云烟郁之墨韵,知白守黑之章法,险夷欹正之结体,迟送涩进之线条,具象于寓巧于拙,夷中求绝,险中求平,静中求动,圆中见方,方而复圆,正能含奇,奇不失正。易有太极,是生两仪,阴阳辩证,对立统一: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线质圆润而硬朗,点画千姿而多态;气势如虹不破竹,箭在弦上惜不发。可谓深谙形神虚实之妙,通晓欹正收纵之趣。尺幅方寸之内,施阴阳五行之法而措置裕如,安能不令人执经叩问:莫非夏公与老庄暗通款曲?

  夏隶自成一体,亦得益于“暗助丹青巧”,此乃夏隶构成之不可或缺。普天之下,擅八分者众,成夏隶者寡,何也?卑之无甚高论:善书者只有一笔,夏公独具两手,舞书画双器,一笔何能敌两手?书画同源,异构同质,用笔归一。悲庵有言:“古书家能画则必工。”书到极时书如画,画臻妙处画似书。苏轼米芾赵孟俯,皆为丹青高手。公得天独厚,固事半功倍。爰由画入书,以画润书,双艺迭加,造诣倍增。见之于笔墨之端,结字布局,章法构图,平圆留重变五法,借取交融,急缓凭倚,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纵同道有思齐之心者,叹其未涉丹青,徒羡亡门,学之不及,惟望其项背而已,徒唤奈何!向使公不辍丹青,则今日之夏隶当重新标高乎?谅未可知也!

  一日,吾问道于公曰:公年届九秩,人书俱老,余暇当观鸟听琴,品茗小酌乎?夏公笑而答曰:上寿之年,心力不济,用功日减,不复年少时笔秃千管,临百帖而不举目,挥千言而不加点。然减得一分人欲,复得一分天理。一切景语皆情语,满载空船月明归。茶亦连书艺,酒亦通书道;书道当从茶中求,书道亦可酒中寻。颠张醉素,绝叫满壁;李白斗酒,诗作百篇。雪夜围炉,夏夕纳凉,禅茶一味,论书谈艺,如观担夫争道,船夫荡浆,公孙大娘舞剑,不亦长我书艺乎?且攻墨之术,须有手上功夫,肌肉记忆,一日不练己知道,三日不练人知晓。书家靡此则无以言书。故临池乃家常日课之撮拨,须臾不可离也!

  幸哉!幸哉!吾得之矣,学书者亦得之矣。夏隶之要旨,乃心静笔正,鉴古开今。书道千秋,非旋踵之功,需积有岁时,厚积薄发也。技固不可或缺,矧涵养重之至也。舍此,便沦为书工笔吏。故夏隶有以教吾侪:人道高于书道,纸外重于纸内。且夏公一旦玉成夏隶,夏隶便不复归夏公,他人亦不可规模。故学夏隶者,须亲也疏也,近也远也。

  无知无畏论泰山,书道才学两不济。夏公书艺,中石沈鹏林岫洪彪等当代名宿大家曩存评骘,书坛业内同道向有定论。“藐予小子,何敢赞一言!”如上谬语妄言,伏惟夏公及学书人宥之。临了乃调寄《临江仙》一阕,以志贺夏公九旬仙翁上寿书展。词曰:

  楚地湘伢生闾巷,醉心翰墨丹青。博观碑帖治八分。寒斋甘抱朴,磨砚素心人。

  戎马关山南北客,书宗两汉魏晋。三碑耸立动京城。凌云出健笔,雄视冠三军。

  (作者为解放军报社总编辑 谭健)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柏克
53K
>>相关新闻
• 苦履宽怀——王树秋书法作品展将于10月24日在山东云龙美术馆开幕
• 脑洞大开┃大众篆刻艺术还能这样玩!
• 高庆春|老春山房印话:心足身长闲
• 喻建十:日本现代书法家西川宁
• 中国画艺术断想
• 从“此中真味”看中国哲思——齐白石艺术展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
• 重庆:“国展掇英”书说中青年
• 南京:“叩刀问版”且看第六回
• 解读关于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中小学教育教学的意见
• 侗绣技艺传承人杨甜:绣出脱贫康庄道
• 为什么金石碑帖成为“新尚新宠”?
• 潘鲁生在中国美术馆精彩讲述“工艺扶贫”
• “他山之石”的肌理美——浅谈石版画的艺术语言
• 表达人民心声 塑造人民群像 ——《心声》《公民》创作谈
• “妍美”与“刚硬”赵孟頫、杨维桢的书法场域及书风比较
• "丹青绘时代,锦绣铸辉煌"艺术成果座谈会在京举行
• 纪念旭堂老人逝世20周年·王明九先生学术讨论会在天津市政协俱乐部举行
• ​“凝心聚力奔小康” 第四届群众美术书法摄影作品省际巡回展在天津美术馆开幕
• 上海印刷字体展示馆揭牌开馆
• 书画共话“西藏印象”
纪念人民艺术家张世范诞辰80周年
  • 妙合神形——刘万鸣谈明清肖像画 妙合神形——刘万鸣谈明清肖像画
  • 视道如花——贾广健花鸟画作品展 视道如花——贾广健花鸟画作品展
  • 笔随情动——王明亮未发表过的作品 笔随情动——王明亮未发表过的作品
  • 郝玉明的花鸟画:笔精墨妙自然生发 郝玉明的花鸟画:笔精墨妙自然生发
  • 天津画家刘士忠山水画作品欣赏 天津画家刘士忠山水画作品欣赏
  • 高文军庚子新作团扇作品清赏 高文军庚子新作团扇作品清赏
著名女画家李悦做客天津美术网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
网上美术用品超市